奇書網 > 修真小說 > 爭墟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因果
    就在二人四處搜尋李七之時,塊烏云出現在二人頭頂,李七的聲音自烏云上傳下。

    “九天御雷訣!”

    頃刻之間,無數雷霆落下。

    觸不及防的二人,被一道雷霆擊中,朝草地上栽去。

    二人反應頗為了得,在栽倒之時,身形一晃,竟然生生橫飛出去,離開了雷云的范圍。

    無數雷霆將下方的草地變成一片焦土。

    李七見狀,兩把雪亮飛劍飛出,比閃電還快速,瞬息見飛劍劃過賈涅旁邊,賈涅匆忙扭身,險之又險的避開,在他右臉上,多了一道細微的血痕。

    灰衣人沒有閃躲飛劍,而是急速揮舞雙臂,眼中白光閃動。

    在他旁邊的空中,蕩起一道漣漪,飛劍剛好刺在漣漪上,漣漪如同水波一般,又蕩漾出無數透明漣漪,生生擋住了飛劍。

    李七冷哼一聲,輕喝一聲:“分!”

    只見空中的雷云,一分為二,飛速移動到賈涅和灰衣人頭頂,無數雷霆驀然落下,朝二人追擊而去。

    賈涅目露寒光,身形飛速閃動,不斷躲避著無情天雷。

    灰衣人眼中白光更甚,無數雷霆擊落到他頭頂,仿佛被吞噬一般,消失無蹤。

    同時,他雙手往空中一舉,五指成爪,朝兩邊狠狠撕開。

    隨著他的動作,他頭頂的雷云,從中裂出一道裂縫,然后朝兩邊分開,像是被人生生撕裂一般。

    “連我的雷云都能徒手撕碎,被本源同化之后,在這一方世界,果然有莫大威能。”李七目露奇光,接著笑道:“不過,你只有一道本源,并不是真正的秘境本體。”

    說著,雙手捏動法訣,輕喝一聲:“合!”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一股不同于靈力的力量從他身上散發,直撲天空中的雷云而去。

    天空中被撕裂的雷云,被那股力量觸及,猶如被兩只大手擠壓一般,開始向中靠攏,緩緩合在一起。

    越清在遠處看到這一幕,眼中異彩連連,喃喃道:“這就是本源筑基!”

    突然,只聽空中傳來一聲悶哼。

    雙手高舉作撕扯狀的灰衣人,在雷云合在一起的剎那,眼中白光急閃,一口鮮血噴出,猛然扭頭看向李七。

    “你也有本源!”

    這是李七第一次聽到灰衣人說話,他的語氣淡漠,如金石一般,毫無情緒波動,吐字奇特,雖然每一個字都能聽得清楚,但是卻讓李七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感覺他的每一個字都像是獨立的整體,非常機械。

    在另一個方向正在與雷云抗衡的賈涅,聽到灰衣人的話,驚駭的看著李七,滿臉不可置信之色,好半晌,才恍然,喃喃道:“是了,如果他沒有本源,怎么可能是我們的對手!”

    說著,他驚駭的表情逐漸褪去,眼中露出貪婪,看了看草原深處的葫蘆,又看了看李七,心中暗道:“竟然還有一道本源,等我將他們的本源都抽取出來,到時候我會強大到何等地步!”

    越想,賈涅越興奮,眼中泛出金光,表情甚是激動。

    分神之下,被兩道雷霆擊中,頭發根根豎起,身上散發出一股焦味。

    不過賈涅毫不在意,大喊一聲:“灰兄,拿出真正實力吧,此人與我們一樣,都是本源筑基,不能把他當普通筑基看。”

    灰衣人雙目中的光芒又白轉金,往胸口一拍,張嘴吐出一件土黃色的方塊狀物體。

    一股濃郁的天地之力,從黃色的物體上散發,雷云中落下的雷霆,還沒落下,便轟然消散。

    看到灰衣人手里的黃色方塊,李七和遠處觀戰的越清,齊齊驚呼一聲:“世界結晶!”

    賈涅更是大呼小叫的喊道:“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有世界結晶?”

    灰衣人不理會三人,將世界結晶往空中一拋,巴掌大小的世界結晶,瞬間在空中變大,頃刻之間便籠罩整片草原。

    草原上的光線,驀然暗了下去。

    天空中的兩片雷云,也被世界結晶籠罩其中,頃刻間便煙消云散。

    李七目光閃動,眼中露出一絲貪欲,沉聲道:“看來你們都沒盡全力啊,剛好,我也一樣。”

    說著,看向賈涅,笑道:“呵呵!你看人家都拿出寶貝了,你呢,是不是也該亮亮底牌了?”

    賈涅聞言,貪婪的看了一眼世界結晶,一拍儲物袋,從儲物袋中飛出許多材料,漂浮在他四周。

    與此同時,他雙手不斷捏動法訣,一個巨大的圓形符文出現在草地上,驟然騰空而起,與漂浮的材料混合,旋轉起來。

    看到這一幕,李七眼中露出回憶之色,他想起數年前,趙文好像也使用過類似的法術。

    難道趙文是御靈門的人?

    不等他多想,賈涅已經完成最后一個法訣,往空中打出一根火羽,輕喝一聲:“招靈!”

    看到那根火羽,遠處的越清雙手捂住嘴巴,眼中滿是不可置信之色。

    在賈涅的頭頂,一道裂縫裂開,沖天火光從裂縫中射出,透過裂縫,李七能看到有一只巨大的眼睛。

    那雙眼睛深邃悠遠,淡漠無情,仿佛穿透無窮空間距離,看向李七。

    僅僅一眼,李七猶如被座巨山撞擊一般,噴血倒飛出老遠,重重摔在地上,在草原上砸出一個巨坑。

    在坑中,李七又吐出幾口鮮血,掙扎著站了起來,驚駭的看著那道裂縫,心中想起在一本典籍上看到的一句話:強大的修行者,看你一眼,你便死亡!

    當初,李七看到這句話時,曾經嘲笑記錄者夸大其詞。

    如今,他切實體會到,什么叫強大,什么叫看你一眼,你便死亡!

    那道裂縫出現后,一個冷漠至極的聲音從裂縫中傳出:“是誰在使用招靈之法?”

    聞言,賈涅馬上成五體投地狀,聲音恭敬到極點,道:“弟子賈涅,恭迎上尊!”

    裂縫中的巨眼略微轉動,暗暗道:“這是什么鬼地方,靈氣能淡出個鳥來,看這鬼樣子,還是一個即將毀滅的小世界,這一趟虧大……咦……”

    聲音好像發現了什么,巨眼中閃過一道驚喜之色:“竟然是世界結晶!我說怎么突然心血來潮,不自覺的便搶了一個小輩的應靈之術,看來我的大衍之術又精進了!”

    想著這些,巨眼用冷漠的聲音說道:“此地規則不全,我不便出手。”

    趴伏在地的賈涅聽到此話,頓時心里一涼。

    這次招靈,他耗費的代價,可謂是他的全部身家,其他的材料倒是好找,但是其中的一根火羽,卻極為珍貴。

    那是他的師尊交給他的寶物,說能招出同境界無敵的神物,叮囑他非在生死關頭,不可輕易使用。

    剛才,施法完成后,巨眼一眼便將李七擊傷,看到如此效果,賈涅心里開心至極。

    能召喚如此強大的神物,竟然也舍得給弟子用,他對他的師尊,更加感激。

    可是,當他正想請神物出手擊殺李七和灰衣人時,形勢急轉直下,神物竟然說不便出手!

    無數個念頭,在賈涅腦海中一閃而過,剛想再祈求祈求,卻聽那個冷漠的聲音繼續說道:“不過看在你準備的祭品還不錯的份上,我會分出一絲火焰,有了它,此界無人能傷你分毫!”

    說完,只見一絲細小的火焰從裂縫中飛出,落在趴在地上的賈涅背上。

    不見巨眼如何動作,空中的世界結晶飛快縮小,變成巴掌大小,飛入裂縫中。

    灰衣人在世界結晶飛向裂縫的瞬間,便飛身阻攔,卻聽那個冷漠的聲音漠然道:“被一縷本源同化的廢物,滾!”

    一個滾字,灰衣人如同炮彈一般,以比飛劍還快的速度,朝后翻飛,頃刻間化作一個黑點,撞在遠處的山峰上。

    只見幾座山頭轟然折斷,李七和越清,都能看到遠處煙塵滾滾。

    好半晌,才有陣陣轟隆聲傳過來。

    而在喊出滾字的同時,裂縫周圍的空間開始坍塌,無數巨大的黑色裂縫出現,巨眼見狀,連忙關閉裂縫。

    在裂縫關閉前的一剎那,盤旋在空中的無數藥材以及一根火羽,也同時被吸入裂縫,裂縫才轟然閉合。

    待裂縫閉合之后,空中的空間裂縫才緩緩恢復。

    而李七,在那一剎那感覺到,他體內的本源,竟然有一股想要沖出來,撕裂裂縫中巨眼的沖動。

    同時,他也感受到秘境,潰散的速度加劇了。

    他甚至還對巨眼,升起一股莫名的恨意。

    他知道,這是巨眼強行施法,導致秘境崩潰加速,所以秘境想要驅逐巨眼。

    作為與秘境同生的秘境本源,便與秘境一同,恨上了那只巨眼。

    想通之后,暗暗道:“看來這因果,是結下了!只是不知道那巨眼,是何修為?”

    修行者,講究因果,如今李七獲得了秘境本源,成就本源筑基。

    所以與秘境有關的因果,便會牽扯到李七。

    “哈哈哈……死吧!”

    他還在思索中,突然聽到一聲長笑,緊接著一股莫大的危機襲來。

    想也沒想,本能般開啟不滅金衣,微微偏頭,同時雙手交叉,護住要害。

    李七只覺得,一股巨大的力量從手臂上傳來,同時手臂上傳來劇烈的灼燒感,他整個人如同被一個剛剛燃燒的火球一般,被擊飛老遠。
fc赛车pk10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