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穿越小說 > 三國重生馬孟起 > 第二十九章 涼州軍攻四會城(三)
    不到六千的人馬,反正在孫博看來,那是少,很少,連涼州軍進攻的人馬的十分之一還不到,這個也真是。所以上哪兒去擋那么多時日啊,真是沒幾日。所以只能說是盡力了,孫博也是沒有其他辦法,都是無奈啊。如果自己有凌統人家那本事,也有那么多人馬,就不至于說現在這樣兒了,確實。可事實不就是自己沒有嗎,這個也是,沒有啊,那可真就是無奈了。

    所以說他是想著自己能帶兵和涼州軍一戰,可最后的結果如何,孫博也是想到了,那是。自己不好使,人馬更沒多少,確實也是擋不住人家,都正常。其實一想也是,擋不住都對,那確實沒錯。要擋住了很多時日,那才不正常了,可能出什么問題了,真的。他是想多擋著

    涼州軍很多時日,可一樣兒是不想出問題,可不是嗎。如果說自己能發揮很好,擋住涼州軍多時日了,而且還沒什么問題,那其實就是最好的結果了,真的。不過現在一看,哪有那種可能呢?確實,不要多想,不說是做夢,做夢也都夢不到了。所以他都不敢去奢求啊,那

    是。所以說還是,接受現實,那肯定是。而現實就是他也守住不了幾日,別說是和凌統比了,就是和其他地方的一縣主將比,孫博都覺得自己并非就比別人都強。是,有的人還不如自己呢,可這話還是不要說了。往好聽去說,是自己確實也比有的人強,那是。可實際呢,也一樣兒是有人比自己強,那不錯,所以這個……和那不如自己的去比,孫博覺得自己估計

    永遠都進步不了,真的。所以說人還得是向前看,那肯定是。自己并非就是那種不知道進取的人,那樣兒的心,自己還是有的,確實。不過說實話,自己也想了,從三流突破到二流,真心是挺不容易,那不錯。哪怕如今自己都三流巔峰了,可這么多年,其實也沒看到什么機

    會啊。確實,連個戰事都沒有,試問自己還有什么機會呢?真的,就是沒有啊,可不是。畢竟這個不是說沒戰事什么的,你就一定提高不了,沒有那么絕對。可確實也是,在有戰事的時候,提高自己,還是很有效果的,那是。至少你肯定能進步就是了,不過就是大小多少

    的問題,那是。多了是你,那么少了也一樣兒,確實。畢竟也不是說有很多人就一下能增加自己多少的實力,甚至一下就突破什么的,那基本上不是說不可能,但是基本上不要想太多了,終究是少數啊。并且還得說,在戰場上增加經驗是肯定的,增加實力肯定也是比你閉門造車強,這個也是不錯,那確實。就孫博他就是那么認為的,而事實也就是那樣兒,那是

    沒錯。可以說他這個交州連個戰事都沒有,那么他就除了說練兵之外,其他的根本也都增加不了什么,那可真是。因此,他這也是想著和涼州軍戰,可不光說是為了見識一下,也一樣兒是想給自己增加經驗,而且還得說是要讓自己能增加實力,甚至就突破,那是最好了。

    可顯然,那樣兒的事兒沒那么簡單。他是想著增加實力,這個可以,但是你要說一下就突破什么的,那也是不要想了。你運氣好的話,那么都有可能,甚至一戰就能讓你突破了。那么運氣要是不好,你就算是一直和涼州軍死戰,除了說是能增加你點兒實力本事外,突破也不可能,那就是你的不幸啊,真的。但是對孫博來說,其實不至于說那么太不好,至少其人

    要真是一直和涼州軍死戰的話,那么他早晚是會突破的,那沒錯。可顯然,那是不太可能,不是說其人突破不了,而是不能夠一直和涼州軍戰啊,一直和他們死戰,那是沒有。所以說這個就不用多想了,就算是孫博他自己都知道,那事兒沒什么可能。如今是能和涼州軍戰,那是沒錯,可之后呢?基本上也是沒自己的什么事兒了,真的。至少凌操父子他們可能,但

    是自己這兒,那是不可能了,真的。在孫博看來,自己本事也不夠,那么也是,那樣兒的事兒,絕對還輪不到自己啊,那是。如果說自己有凌操父子那本事的話,那倒是都好了,就是。可那樣兒的事兒,還是不可能了,自己沒那樣兒,沒那么大本事了。凌操父子的話,那

    可比自己強多了。兩人都是二流的武將,尤其是凌統,本事更高,不是自己能比的啊,確實。所以說這個自己突破不了,想著突破,而機會的話,除了現在和涼州軍一戰之外,就沒其他的了。機會當然不會就這么一個,可自己就能抓到一個,其他的,和自己也沒什么關系

    啊,是。機會說沒也就沒了,自己守不住四會,那就再也沒什么機會了,至少在交州肯定是啊。而交州淪陷了之后,自己也只能是跑到揚州,在那地方,更不會說有什么用武之地,真要是能依舊是守御一個縣的話,那都是好事兒,是自己主公重用自己了,真的。畢竟揚州那地方,競爭太大,真的。所以說去了那地方,也不一定說肯定有什么好發展,自己覺得可

    能還不如交州呢,就是。對孫博來說,他都在交州那么多年了,是己方占了這地方后,他就被孫策給派來了,那確實不錯。所以說他在這地方,那是絕對的元老,一點兒沒錯。哪怕其人說不如那幾個太守,可說實話,在守御縣城的那些主將里面,確實也是,那還算是可以,

    那確實也是。所以說看孫博,其人本事不能和那七個太守比,也包括了凌統,但是和其他守御縣城的主將比呢,他肯定有不如的人,也就是有人比他強,但是其人一樣兒,有比更多的人強,那是。不過不能比那些不如你的,真那樣兒的話,基本上你也沒什么進步了,就是。

    所以說這個肯定還得看比你強的人了,往前看啊,那是。因此,就算是孫博他也知道,自己應該多看看那些超過自己的,那是。而如今來看,自己有突破的希望,哪怕就只有一點兒。而自己有超過那些比自己強了那么點兒的希望,這個也是。所以他是想著能抓住突破的機會,可如今怎么看,怎么渺茫,或者說根本就沒可能了。其實不管說如此,至少還有希望,這個

    總是好的,真的。哪怕就孫博他自己來看,也是那樣兒。畢竟還得說凌統都那樣兒了,他是比自己強啊,不過不如自己的話,那不完了,真是。所以現在來看來說來講,他是特別希望自己帶著江東軍士卒阻截涼州軍,哪怕就三四日他也認了,真的。要說自己本事不如凌統,

    這地方的人馬,更不能和之前的中宿城比。因此,自己也守住不了五日,沒有一半啊,所以說這個也是,孫博是沒覺得有什么好的。當然了,涼州軍都已經是到了四會了,這他怎么都得是好好面對,所以說這個時候其人就等著涼州軍來進攻,看看傳說中的馬岱,那樣兒。當然了,和那樣兒的高人戰幾場,可以說就絕對是增加自己很多的見識了,經驗也多了,實

    力的話,其實也能增加了,就是。不過就是多少的問題,反正少那樣兒,多那樣兒,不就是嗎,真的。而孫博的話,他都已經是想了,想得挺好,就是自己到底能守住幾日。要說多了,那基本上就不要想了,五日不太可能,四日的話,倒是挺可能的,或者說就那樣兒了。要說第一日,涼州軍是試探進攻,那么己方哪怕就只有五千人馬,可他是覺得自己絕對能守

    住,那沒錯。因此,這個第一日的話,沒問題。到了第二日,說實話,知道涼州軍的正式進攻了,可以說是關鍵的一日,畢竟對方想早日破城,而自己和己方呢,自然是拼了命不讓他們破城池,就是如此。看雙方發揮,涼州軍的話,不會發揮不好,那么己方的話,也不會

    說發揮太好,超常什么的更不用想了,只要不是說失常,其實就可以了。但是如今來看,確實也不一定。自己不相信一下就失常什么的,但是如今來看,不如涼州軍,這個倒是,所以說自己也是,第二日是很艱苦的一戰,自己和己方士卒一咬牙的話,其實也是能守住,不

    過看最后是損失多少,傷亡情況啊。等到第三日,孫博是不想說城池那個時候就風雨飄搖的,估計也是差不多少了,真的。畢竟之前兩日,第一日的話,對方不過試探,己方是能守住。到了第二日的話,自己和己方士卒一咬牙,也是可以,不過就是傷亡情況如何,反正己方是不會少就對了那么第三日的話,這個能不能支持,自己所認為的,看的已經不是己方戰

    力什么的了,還得看己方士卒的精神,就那樣兒。己方憑最后一口氣,不說能把涼州軍如何,可逼退他們,自己認為還是可以,哪怕這幾率其實不是那么高,可確實,總比沒有強,而且比小幾率要大很多啊,那是。因此,第三日的話,是要看自己,也得看己方士卒,或者

    說是更得看他們了,那是不錯。那么到了第四日,對不起,自己是要不行了,己方士卒基本上最多也不會有多少人馬了。那么自己和己方士卒所考慮的,那就只是退路,而不是其他的。守城守不住,就只得撤退,往好聽了說,是這樣兒。不好聽的,就是跑,逃跑,誰跑得

    快,那就可以了,這個就是那樣兒啊,看到凌統留給四會的那些殘兵,那就知道了。而且自己敢說,他們中人,那是絕對還有能跟著自己一起跑的,關鍵是還一定能跑回去,能活命的士卒,那絕對有,不過就是多少的問題,就是啊。不過在孫博看來,那些人里有能繼續活命的不假,可也不會多了,這個倒是。畢竟你之前都已經逃過一次了,那么再有一次的話,

    在他看來,那絕對能稱得上是比較精銳的了,真的。如果說從兩次戰事上,都能全身而退的,那絕對不是一般的士卒。可以這么說,那樣兒的絕對就是交州所需要的,那真是。所以說在孫博看來,自己還得帶著那些殘兵回番禺,這個肯定是,那地方更需要那些人,絕對不

    假。所以說就算是在四會這兒,你僥幸逃得了性命,可最后到了番禺,就凌操父子來說,他們就算是不讓己方全軍覆沒,可也是差不多少了,那是。畢竟凌統的話,可能還差點兒,但是凌操絕對,他可不會讓己方還剩下多少人馬就是了,那對。其人絕對是死守番禺,不過

    這個死守不是說他自己去拿性命去填,雖然他也是拼了,可不會說搭上自己的命。但是江東軍的士卒,那對不起,在他的帶領下,絕對說不會剩下多少,那是。其人真夠狠,說得就是凌操,比他兒子狠。當然了,所謂是慈不掌兵啊,這個你心軟的,基本上也當不了主將,那是。就得說心腸硬點兒,那是。凌統也不是說不狠,不過分和誰比,和他父親一比,那自

    然還是差了,畢竟凌操軍旅都多少年了,那可對。凌統的話,他才為將幾年?凌操的話,真都過二十年了,那真是,是凌統的多少倍啊,真的。凌統的話,他經驗多了,為將時間長了,自然也是,不狠心別人,就手下士卒都得認為你狠心,那肯定是。畢竟那絕對是積威日

    久是,那士卒肯定是怕你,那就對了。沒有說你越當武將,時間越長,那士卒越不怕你了,真要說那樣兒的話,其實更多是不好了,真是。
fc赛车pk10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