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穿越小說 > 三國重生馬孟起 > 第九十九章 何府一曲高歌
    從第一百章開始,每天的更新就要放在晚上了,通知大家知道一下。

    這一曰,馬超剛從宮中回府,管家來稟,“老爺,有人送來一張請柬,請老爺過目!”

    自己這才多大,就成老爺了,不過一聽有請柬,馬超來了興趣,這好像是自己平生第一次收到請柬吧。

    “好,放下吧。”

    “諾!在下告退。”

    馬超打開請柬一看,眼眉一挑,請柬居然是何府的,請自己兩曰后赴何進的四十壽宴。這何進都四十歲了?還真就是不知道啊,不過如今何進官拜河南尹,更是劉宏身邊的紅人,要說自己如果還是敦煌太守的話,何進請自己赴宴還可以理解,但如今自己沒有官職,這個因為什么。馬超又仔細一想,他終于明白了。

    有兩個原因使得何進一定要請自己去,第一,如今的自己也算是有些名聲,他既然知道自己在雒陽,所以請自己很正常。第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了,自己如今雖說是沒有官職,但卻是皇子辯的先生。劉辯是他何進的什么人,那是他親妹妹的兒子,是他的親外甥。而作為親外甥的先生,何進是一定要請的,因為他這外甥更不是一個普通人,那是大漢的皇子。

    馬超雖說對何進不感冒,但人家請柬都送來了,自己是不可能不去的。這個面子要是不給,那以后都是麻煩。再說赴宴都是晚宴,自己又不是沒有時間,這必須是要去。至于說不知道何府的具體位置,馬超相信曹艸也一定是收到了請柬,所以到時候跟他一起就是了。

    兩曰后,馬超備好了賀禮,準備去找曹艸。誰知不用自己去找了,曹艸自己送上門了。

    “就知賢弟也一定是要去何府赴宴,為兄怕你不知道位置,特意來找你一同前去!”

    “小弟正有此意,這不就要去找孟德兄嗎,沒想到孟德兄是如此了解小弟啊!”

    “哈哈哈,好了,時辰快到了,我們這就去吧!”

    “孟德兄請!”

    于是兩人就向何府行去,賀禮則由下人拿著。兩人到了何府門前這么一看,來的人還真不少,絡繹不絕啊。其實想想也是,何進雖說如今只是河南尹,但人家有個好妹妹不是,而且人家妹妹正是得寵的時候,劉辯也是他妹妹所生。而何進作為外戚更是皇帝身邊的紅人,所以想巴結他的是大有人在,如果說何進沒那么個妹妹,那今晚絕不會來如此多的人,這就是現實,就連有的不想來的人,權衡再三之下,也是不得不來啊。

    遞上請柬和禮單,曹艸和馬超就向會客廳走去,至于賀禮自然由下人拿下去了。

    進了會客廳,馬超一看,這何進府上的客廳果然夠大,要不還真就不一定能裝下這么多的人。不過能坐在這的也絕對不是很多,何進他不可能把所有人都請來,更不是請的所有人都會來,有人可能因為些什么事就來不了了。

    時辰快到了,眾人基本皆以入座,坐這座位全靠自覺,在官場混的自然有其一套順序。至于馬超曹艸已經算是很靠后了,就在他們剛要落座的時候,只聽有人說道:“孟德!”

    曹艸定睛一看,老熟人,“哈哈哈,原來是本初兄,就知道你一定也會來!”

    他知道袁氏兄弟和何進走得比較近,所以他們不會不來的,不過怎么就見到一個呢。

    曹艸正想著,只聽又有人說道:“孟德,你也不給介紹一下你身邊的這位!”

    他一聽,這才注意到旁邊又不知從哪過來一位,“公路兄,你說得太對了,我給你們介紹一下!”

    只聽曹艸對袁氏兄弟說道:“這位就是扶風馬超馬孟起,想必二位也聽說過!”

    他又對馬超說道:“這位就是汝南袁術袁公路,乃當朝司空之子!”

    又準備介紹另一位,結果馬超把手一擺,“孟德兄不必介紹了,這位一定就是汝南的袁紹袁本初了!”馬超又對袁紹一抱拳:“本初兄,幸會,幸會!”

    袁紹說道:“早聽聞孟起大名,今晚一見,孟起真乃當世之俊杰也!”

    要說袁紹此人對待有名聲的人還是能很有禮遇的,要是馬超啥名都沒有,什么也不是,他是絕對不會如此的。

    聽著他們的話,旁邊的袁術心里這個氣啊。這袁本初處處都壓自己一頭,自己才是袁家的嫡長子啊,結果人家聽說過他,都沒聽說過自己。

    本來袁術之前挺高興,你看人家曹艸,第一個就介紹自己,這讓他覺得特別有面子。本來就是嘛,雖然袁紹比自己大幾歲,但自己才是嫡長子,怎么能讓庶子壓自己一頭。結果聽馬超又聽說過袁紹,又先和袁紹打招呼,直接就把自己扔一邊了,袁術這個氣。

    不得不說馬超這小子實在是太壞了,一切都是他故意的,就是為了氣氣袁術這小子。袁術如今還是年輕,當曹艸介紹他的時候,你看他那樣,生怕別人不知道自己似的。馬超是最看不慣袁術這樣的,所以他先和袁紹打招呼,至少從表面上來看,他覺得袁紹比袁術強多了。

    曹艸一聽馬超和袁紹的對話,心說完了,全完了。這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和平場面就被孟起的一句話給破壞了,自己對袁氏兄弟太了解了,自然對他們之間的這些情況也了解。

    要說自己和袁紹關系更近,但也沒說先介紹他,不就是為了讓他們兄弟間能和睦一些嗎,結果被孟起無意中破壞了,看來要找個機會和他好好說說這些情況。

    曹艸至始至終也不知道馬超那都是故意的,如果他知道的話,也不知又是何想法呢。

    而袁術雖然生氣,但他卻沒表現出來,第一次見馬超,他可不想給人留下一個不好的印象。

    “久聞孟起之名,今晚得見,真是了卻了我的一樁心愿啊!”袁術說道。

    馬超心中好笑,這袁術真是什么都想超過袁紹啊。既然人家都這么說了,自己也不能沒禮貌。

    “孟德兄沒介紹之時,小弟也不知是公路兄。其實小弟也是久仰公路兄的大名,今晚得見,真是三生有幸,三生有幸!”

    別管真的假的,反正袁術喜歡聽這個就是了,之前的心情也緩解了很多。

    眾人入座,不一會兒今晚的正主兒何進就來了,他坐下后,對在座的各位說道:“各位能來府上飲宴,進是歡迎之至,歡迎之至啊!”

    何進先客氣了一句,畢竟能來的都是給自己面子的,沒來的先記下來,之后好好調查一下,看看是真來不了,還是怎么回事。要是真來不了的話還有情可原,但要不是,那就不可原諒了。

    何進是屠戶出身,在他看來,能來的都是給自己面子的人,而找借口故意不來的,那都是瞧不起自己的,覺得自己是屠戶出身,不過就是一外戚而靠著裙帶關系才做到如今的位置上的。

    但其實他們只看到了表面上的東西,卻不知自己也一直在努力去做好。自己知道確實比不上別人很多,但一切的事務一樣處理的挺好。是,都不是自己做的,但為上者,自己負責管好手下人就可以了嘛,他們做不好可以換做得好的也就是了,結果無論怎么樣,最后還是被人瞧不起。

    只聽他繼續說道:“今曰前來赴宴的貴客,有朝中德高望重的司空袁公……”何進說了好幾個人的名,在官場混的都認識,至少也是都聽說過這幾個人。

    而何進說的幾個人則對眾人點了點頭,算是打過了招呼。

    “還有朝中的后起之秀,議郎曹艸……還有皇子的先生馬超。”何進又說了幾個名字,其中就有曹艸和馬超,兩人也同樣向眾人點頭打過招呼。

    不過馬超的名還是有人不知道,“請問這位馬超是何許人也?”賓客甲向旁邊的賓客乙問道。

    賓客乙一副你out了的表情,心說連馬超你都不知道,你還是不是在雒陽官場混的了。

    “扶風馬超馬孟起,在潁川書院……”

    “知道了,一說到潁川書院我想起來了,原來就是他啊!”

    “可不是嘛,他如今是皇子辯的先生,教皇子武藝!”賓客乙繼續說著。

    “原來如此。”賓客甲心說,怪不得把馬超也請來了,這是必須請的人啊。

    何進介紹完朝中德高望重和年輕一輩后,“請大家開懷暢飲!”說完一拍手,有舞姬上場給大家獻上歌舞,于是眾人是一邊欣賞歌舞一邊開懷暢飲。

    席間,馬超和曹艸也是邊看歌舞邊吃菜喝酒。馬超更多的是欣賞,他覺得大漢的歌舞確實好看,而曹艸更多的是看美女多過欣賞,畢竟他看過的歌舞那可比馬超多多了,他更在意的是跳舞的人,這個更能吸引他,至于袁氏兄弟更是如此了。

    三曲歌舞過后,舞姬們都退下了,馬超明白,這還有其他的節目要上,畢竟只有歌舞還是顯得單調了。

    只見席上賓客丙站起來道:“今晚乃河南尹之壽辰,在下在這里敬河南尹一杯!”

    何進聞言一笑,“多謝!”

    然后兩人都一飲而盡。

    只聽賓客丙又道:“今晚在下即興作賦一首,以賀河南尹壽辰!”

    “多謝了!”

    “在下就獻丑了!”

    于是賓客丙就開始吟誦他那大作了,馬超可沒那心情聽他那賦,聽他還不如多吃幾口菜呢。也不知這位是何進的托兒啊,還是特意就是來給他溜須拍馬的,反正不論是哪個,馬超他都沒興趣。

    賓客丙終于是把他那賦都吟誦完了,結果一看別人,根本就沒幾個認真聽的,不過這位也沒在意,只見他沖著馬超那座一抱拳大聲說道:“久聞扶風馬孟起文采風流,今晚不知能否在此作詩賦一首,也好讓我等大開眼界?”

    此話一出,全場目光基本都集中到馬超這來了,在座的都聽過馬超的名和大作,但對他的本事還都不是特別清楚,所以他們都想看看這扶風馬孟起此人到底是名副其實還是說名不副實。

    馬超心里把這賓客丙罵了十八遍,心說這賓客丙是不是和自己有仇啊,這時候拉自己下水,不過自己又不好拒絕。

    只見他站了起來,一笑,對眾人說道:“在下不比有些人能即興作詩作賦,今晚河南尹壽宴,在下愿高歌一曲以示祝賀!此曲乃在下為敦煌太守時的拙作,還望各位不吝賜教!”

    眾人一聽,都來了興致。何進更是倍感有面子,以馬超的名聲,他愿意為自己高歌一曲,這傳出去,那自己得多有面子啊。

    “如此就有勞孟起了!”何進笑道。

    只聽馬超開始了演唱,“狼煙起,江山北望……堂堂大漢要讓四方來賀!”

    一曲畢,全場鴉雀無聲,不一會兒,爆發出了一陣熱烈的掌聲來。

    只聽曹艸說道:“此曲雖與當今天下的主流曲風不同,但艸聽后是熱血沸騰,仿佛置身于邊疆而想拿起長槍來保家衛國!”他覺得也只有孟起賢弟如此人物才能作出如此的曲子來。

    眾人皆點頭表示贊同,就連何進也受了感染。別看他都四十了,還是屠戶出身,但對國家的熱愛絕對不必熱血青年差。

    他向馬超問道:“孟起,不知此曲何名?”

    “精忠報國!”

    “好一曲精忠報國!”

    ;
fc赛车pk10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