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穿越小說 > 逍遙醫少在都市 >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訛人的潑婦
    “兄弟,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真要有那一天,你確定不會在被顧倩倩牽著鼻子走?”

    韓明浩淡淡一笑,不可置信的問。

    “面子我已經給過了,他若不識好歹,我也一定不會手下留情!”

    嘆了一口氣,秦澤又說道:“不是我小看他顧家,以他們現在的實力,根本掀不起什么大風大浪,區區一個顧曉楓,他又能拿我如何?”

    “確實,確實!”

    韓明浩極其贊同的點了點頭,笑道:“既然如此,看來我的擔心是多余的,那就不再勸你了!”

    頓了一下,韓明浩又問道:“那對于賀家,你準備怎么辦?”

    “當然不會輕饒!”

    秦澤淡淡一笑,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在一個月之內他們全家必將離開國內!”

    “顧家已被你收拾,得知消息,賀家現在一定亂作一團,毫無疑問,他們一定會另有打算,國內呆不了,出國的可能性很大,你準備怎么出手?”

    韓明浩問。

    “讓他們離開,就是養虎為患,在他全家離開那日,我會將其扼殺在搖籃之中!”

    秦澤冷冷的說。

    “那看來你已經想到解決的辦法了!”

    “對!”

    秦澤點點頭,說:“哥們,你就拭目以待吧!”

    “ok!”

    秦澤的能力,韓明浩有目共睹,自信很信任,笑笑調侃道:“這都午飯時間了,不請你哥們吃頓飯嗎?”

    “我是那種小氣之人嗎?”

    秦澤笑笑說:“想吃什么隨你!”

    “好,好,那我今天可要好好的宰你一頓了!”

    “沒問題!”

    說話間,兩人便來到了醫院門口,韓明浩停車的位置。

    只見在韓明浩的車前,停了一輛破舊不堪的面包車,很顯然是有人故意將車放在這里的。

    再仔細一看,韓明浩的那輛卡宴轎車,車頭的一個燈,已經損壞了。

    “喂,這是誰干的好事?”

    韓明浩氣憤的怒喝。

    “這位先生,你的停車費還沒有交呢!”

    隨著聲音的傳來,只見一個酒渣鼻,滿臉橫肉的女人走了過來。

    “大姐,我剛才已經給了你五十元停車費了!”

    韓明浩微微皺眉,無語的說。

    “小伙子,你這可是豪車,五十塊錢停車費怎么會夠呢?”

    女人上下打量了韓明浩一眼,獅子大張口的說道:“你這個停車費現在漲價了,一千塊錢,如果現在不交的話,今天你這輛卡宴就別想開走了!”

    聞言女人的話,韓明浩滿臉苦笑,正常停個車,頂多也就二十塊錢,這女的剛才要五十,他剛才也沒說什么,就直接給了!但現在呢,這女的到有理了,竟然獅子大開口,這他娘的不是明擺了坑人嘛?

    今天還真是出門不利啊!“光天化日之下,你竟然訛人,你這個女人心怎么這么黑呀?

    我真不知道該說你什么好?”

    韓明浩嘆了一口氣,冷冷的說。

    “你說什么呢?

    你罵誰心黑啊?

    你再罵一遍試試!”

    聽了韓明浩的話,女人滿臉不屑的尖叫了起來。

    光天化日之下,她之所以敢獅子大開口,就是感覺能開得起豪車的人,一定都不在乎這千兒八百,剛好順便敲詐一筆。

    “我就罵你心黑了怎么了?”

    韓明浩冷冷的打量了女人一言,也毫不客氣的說道:“像你這種女人不僅心黑,而且還又胖又老又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活在這世上的?

    你活著簡直就是浪費國家糧食,污染空氣,還不如早點死了算了!”

    “你……你……”女人氣的滿臉通紅,胸口起伏不定,失聲尖叫了起來。

    “你這個王八蛋,我不管你罵我什么,但今天必須要把車費給了,不然的話就想離開這!”

    “你還有臉問我要車費?”

    韓明浩指著自己的車燈,冷笑,“我這輛車可是卡宴,而且還是全世界限量版的,你知道我這一個車能值多少錢嗎?

    誰給你的膽子讓你把這輛破面包停在我車前,而且還把我的車燈給撞壞了?”

    “我現在就明確的告訴你吧,我這車燈可是進口的,我也不會訛你,該是多少你就賠我多少,我這個車燈價值一百六十萬,你直接給了就算了,我就當今天什么事情也沒有發生過!”

    “一百六十萬?”

    女子滿臉不屑,大嘴一撇,冷笑道:“你這個傻吊,我看你真是想錢想瘋了,一個車燈竟然讓我賠一百六十萬,你是傻逼嗎?

    我看你是還沒有弄清楚,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說著,女子轉身,對著一旁的屋子,氣憤的叫喊道:“死鬼,人家都欺負到老娘頭山了,你還不趕快滾出來,你耳朵塞屎了嗎?”

    女人話音剛落,只見從屋子里走出來一個光著膀子,看上去五大三粗的壯漢。

    隨后,又從屋子里走出來三名同樣光著膀子的男子,他們各個手拿棍棒,看上去兇神惡煞的。

    尤其是為首的那名壯漢,臉上的表情很是猙獰,手臂上還有一道長長的刀疤,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他上前一步來到韓明浩和秦澤面前,冷冷的說道:“現在給錢走人,不然的話,你們今天連人帶車都休想離開這里!”

    “呵呵!口氣不小啊!”

    韓明浩冷笑。

    “小子,我的忍耐可是有限度的,趕快給錢!”

    看韓明浩并沒有將自己看在眼里,為首的壯漢臉色一沉,頓時大怒。

    這群人明顯有備而開,韓明浩身份比較特殊,這種時候作為兄弟,秦澤自然不會坐視不管,拍了拍韓明浩的肩膀,笑道:“這事情你不適合出面,退后一步,看著就好,我來解決!”

    韓明浩領會,深沉的點了點頭,隨即后退了幾步。

    秦澤箭步上前,看著為首的壯漢,冷笑道:“大哥,現在可是法治社會,我們都是講道理的人,不是誰想怎么樣就能怎么樣的!”

    “對,你說的對,我是講道理的!”

    為首的壯漢點點頭,說道:“把一千元停車費出了,你們車燈的維修費用自己出,今天這件事情就算了,不然的話,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喲,大哥,你準備怎么個不客氣法?”

    秦澤輕扯嘴角笑問。

    “不瞞你說,我在這一帶混了多年,比誰都熟悉,黑白兩道都有我的人,我說這話你應該知道什么意思吧?”

    為首的這名壯漢囂張的說。

    “恕我愚笨!”

    秦澤淡淡一笑,說道:“聽你這說話的語氣,看來今天這事我們是解決不了了啊?”

    “對!我們的車也壞了,所以維修的費用,你們也要拿出來!”

    壯漢理直氣壯的說。

    “行,我知道你的意思了,如果不按照你說的做,我們之間就沒有什么好說的了!”

    “不錯,就是這個意思!”

    “哎,看來今天我不得不出手了!”

    秦澤冷冷一笑,一拳豁然出手,直襲為首壯漢的胸口。

    “啊……”壯漢一聲慘叫,身子就像斷了線的風箏一樣,瞬間可飛了出去,然后重重的落在水泥地上,一時間口中鮮血直流。

    身后的幾名男子,看為首的壯漢受到欺負,他們臉色一沉,相互對視一眼,可揮舞著手中的棍棒,可朝秦澤兇神惡煞的沖了過去。

    以秦澤的實力,怎么會把幾個小混混看在眼里,他冷笑一聲,一聲大喝,一腳踢出,最前面的這名男子可倒在了地上。

    這幾個男子雖然看上去都兇神惡煞的,但其實都是一些中看不中用的家伙,沒有幾下,秦澤便已經將他們收拾的干干凈凈,各個都七揚八叉的躺在地上。

    “媽的,你這個賤貨,蠢貨,王八蛋,竟然敢出手打人,老娘要弄死你……”女子看自己的老公被打,拿起地上的一塊磚頭,可朝秦澤罵罵咧咧的走了過來。

    好男不跟女斗,秦澤本不想和這個女人一般見識,但她罵的實在太難聽了,忍無可忍,他眉頭一皺,一拳擊出。

    下一刻,女子的身子也飛了出去,重重的撞到對面的樹上,然后落在地上。

    “噗!”

    女子一口血水噴出,趴在地上是心裂肺的可慘叫起來。

    看秦澤將幾人收拾,韓明浩上前拍著秦澤的肩膀,笑道:“兄弟,想不到你還打女人啊!”

    “女人?

    她配叫女人嗎?

    這明明就是潑婦!”

    秦澤冷冷的掃了女子一眼,說。

    “對,就是潑婦,這種潑婦就該打,兄弟,打得好!”

    韓明浩也呵呵大笑了起來。

    兩人說話間,女子強忍住身上的疼痛,艱難的站了起來,指著秦澤再次罵了起來。

    “你這個畜生,你這個小不要臉的,我咒你不得好死,一輩子娶不到老婆……”“喲,你這個潑婦還挺耐的,臉都腫成這樣了,你還罵人,我看還是教訓的輕了!我現在警告你,你若不趕快閉嘴,那就別怪我心狠手辣了!”

    秦澤冷冷的說。

    “我就不閉嘴,我就罵你,罵你這個王八蛋全家死光光,罵你這輩子不得好死,下輩子不得超生,當牛做馬一輩子……老娘活了大半輩子,還從來沒有怕過誰,我會害怕你一個毛頭小子威脅,這不是笑話嗎!”

    雖然受了傷,但女人依然沒有把秦澤看在眼里。
fc赛车pk10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