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修真小說 > 武俠之無限抽卡 > 第四百七十六章·秘境三座無前路(第二更)
    百花繚亂任逍遙所留下的秘境,顯然是一處傳承秘境。

    之前眾人剛剛進入到秘境之中,看到九座漂浮在萬丈深淵之上的巨大石臺,便知道每一座石臺上都有好東西。

    可實際上,從一開始,任逍遙留下的考驗就已經開始。

    從第一座眾人傳送進來的石臺,到第二座長滿植物的石臺,到前面第三座立有牌坊的石臺,都是被鐵索鏈接。

    而腳踏鐵索而行,這本就是對于輕功的考驗。

    既需要武者步伐輕盈,又需要武者可以高來高去。

    否則的話,一個不小心就會落入萬丈深淵之中。

    任逍遙本就是采花賊,當初他的輕功獨步武林。

    所以想要得到他的傳承,至少需要一定的輕功底子。

    畢竟身為采花賊的任逍遙也知道,自己的傳承無論落在任何人的手中,都會招致整個江湖的嫉妒。

    不過就在這時,張讓卻是注意到一對從第一座石臺來到第二座石臺的一男一女。

    “想不到,江湖之中,竟然還有如此神奇瑰麗的秘境。”

    張讓朝著二人看過去,剛剛說話的男子,赫然是清波仙客楚思明。

    而跟在楚思明身邊的,自然是清波仙子姚夢矣。

    張讓沒想到,這二人竟然都突破到了四罡境。

    雖然都還是四罡境一重,不過以兩個人的出身,恐怕現在的戰力必然大幅度提升。

    這時,楚思明也注意到了張讓的目光,朝著目光來的方向看過去,不由得一驚。

    “張讓!怎么是你?”

    楚思明當初得到張讓叛逃劍雨山莊,被追殺了大半年的消息,雖然在自己師妹的面前感嘆,自己少了一名競爭對手,可實際上自己卻是開心到不行。

    張讓這樣的對手死了,再好不過了。

    可萬萬沒想到,這張讓竟然還活著,而且還來到了河東郡。

    姚夢矣見到張讓卻是有些激動。

    本來她對于張讓的印象就不錯,后來聽說張讓為了自己的童養媳而叛逃劍雨山莊,出城雙龍山大戰,只是為了心愛之人。

    如此鐵血柔情,最是能打動少女芳心。

    “張公子,想不到你也在這里。這秘境的模樣我們從未見過,不如一起同行,可好?”

    張讓朝著姚夢矣一拱手,“多謝姚仙子邀請。不過這秘境恐怕是昔日采花大盜百花繚亂任逍遙留下的傳承。仙子和我同行,怕是會不方便吧。”

    姚夢矣自然也聽說過百花繚亂的名號,不由得也是一驚。

    “竟然是他的傳承,這……”

    姚夢矣的臉不由得一紅。

    張讓淡淡一笑,“無妨,至少到目前為止,這秘境之中還沒有什么危險。只是對于輕功有一定的要求。通往第三座石臺的鐵索后面會遇到狂風,想要過去,需要格外小心。”

    “多謝張公子,我會多加留神的。”

    短暫地寒暄之后,張讓帶著手底下的幾個人站在這里,并沒有著急趕過去。

    因為張讓不知道第三座石臺上會有什么危機。

    但其他武者卻是迫不及待地踏著鐵索飛掠過去。

    當然,也有不少人輕功不是很好,結果被狂風刮掉進萬丈深淵之中。

    張讓看著這一幕幕,只是搖了搖頭。

    很快,第二座石臺上的人剩下的已然不是很多了,張讓這才帶著人趕往第三座石臺。

    第三座石臺之上,除了有一個巨大的門牌坊之外,剩下的便是一些石桌石椅。

    不知道是這里的好東西已經被其他人搜刮走了,還是這里本就沒什么東西。

    但卻是有人發現,從第三座石臺通往第四座石臺,竟然沒有鐵索。

    “難道這處秘境已經被人破壞了?”

    “之前有鐵索,輕功好就可以過來,怎么現在卻是沒有鐵索了?難不成需要我們飛過去?”

    “也許有什么機關?百花繚亂任逍遙可是采花大盜,自然也精通機關之術,否則的話早就中招了!”

    此刻,眾人都在門牌坊和石桌石椅周圍尋找,看看是否能發現什么機關。

    而張讓聽到機關二字,便開始思索。

    按理說,一名采花大盜,輕功足夠好,和敵人交手的時候有足以脫身的能力就足夠了。

    懂得機關之術,就意味著無論去什么地方,還是從什么地方出來,都不用擔心機關埋伏。

    而這里要留下的既然是傳承。

    之前的考驗如果是輕功的話,那么接下來的考驗,便極有可能是機關。

    于是,張讓開始在第三座石臺周圍打量,尋找著線索。

    蔣金梧也帶著華山派的人趕到這里。

    華山派這一次畢竟來了上百人,雖然不少年輕弟子的輕功不夠好,但自己帶過來的這些人之中,卻是有不少輕功好的。

    讓輕功好的人背著輕功不好的人往這里過來,很快,一百多人竟然全部都過來了。

    此刻,并不是很大的第三座石臺之上,足足有五百多人,而且還不斷有人朝著這邊過來。

    蔣金梧見到張讓在皺著眉頭思索,不由得得意起來。

    “張讓,都說你聰慧無比。這通往第四座石臺的道路,你可找到了?”

    張讓不知道這蔣金梧怎么回事,年紀一大把,怎么這么喜歡懟人?

    當初在聚義莊就懟梅飛懟自己,這才導致自己出手殺了他華山派一名四罡境。

    怎么到現在還是一點兒記性都不長。

    “晚輩還未曾找到。”張讓朝著蔣金梧一拱手,態度恭敬無比。

    當然,蔣金梧并不值得張讓如此恭敬有禮,張讓這么說這么做,完全是做給旁邊的凌云霄看的。

    凌天劍派之前已然被張讓震懾到了,結果現在張讓和華山派交好,就更是讓凌云霄擔心。

    之前凌云霄甚至打算在張讓走在鐵索上時,出手偷襲。

    可就是因為有華山派的人,才讓他打消了這樣的念頭。

    現在見到張讓和華山派的人如此親近,凌云霄開始有些擔心之后搶奪機緣的時候會不會受到影響了。

    而就在這時,因為第三座石臺這里的人越來越多,但第三座石臺并不是很大,所以導致有人通過鐵索過來的時候,幾乎要沒落腳的地方。

    在鐵索上的人上前面的人閃開。

    前面的人說讓他們先別過來沒地方。

    于是便有人忽然出手,丟出一塊石子到石臺之上,將在石臺鐵索位置附近的人趕走。

    忽然,張讓想到了什么。
fc赛车pk10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