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穿越小說 > 最強特種兵之戰狼 > 第一千五百八十五章 喪尸病毒!
    西比那的元首‘齊特爾曼’告訴葉修文沙漠之舟去不得,葉修文是不解的。

    雖然沙漠地區的氣候的確令人難以忍受。但對于特種兵而言,這應該不算什么難事。

    即便在沙漠中,有些地區因為磁場扭曲,但是還是可以根據星象進行定位。

    例如北斗七星。

    北斗七星是大熊座中七顆最明亮的星,形狀有如勺子,也最為容易辨認。

    所以,當一個人身處北半球的時候,只要找到北斗七星,就可找到北極星。

    北極星的位置,長期固定位于天北極的位置,所以用來辨別方向,非常管用。

    葉修文想了想,還是問道:“為什么?”

    “因為那里,現在正在鬧一場病毒。非常危險,我已經將邊境線給封鎖了。”‘齊特爾曼’搖搖頭道,顯然這一場病毒病沒有那么簡單。

    葉修文想了想,在非洲的確擁有很多古老的病毒,而這些病毒一旦爆發,就是災難性的。

    例如埃博拉病毒。

    埃博拉病毒是非常可怕的病毒,它可以影響人的體內,多器官衰竭。

    主要影響肝、脾和腎。潛伏期3~18天,臨床主要表現為突起發病,有發熱、劇烈頭痛、肌肉關節酸痛,時而有腹痛,發病2~3天可出現惡心、嘔吐、腹痛,腹瀉黏液便或血便,腹瀉可持續數天。

    病程4~5天進入極期,發熱持續,出現意識變化,如譫妄、嗜睡。此期出血常見,可有嘔血、黑便、注射部位出血、鼻出血、咯血等,孕婦出現流產和產后大出血。病程6~7天可在軀干出現麻疹樣斑丘疹并擴散至全身各部,數天后脫屑,以肩部、手心、腳掌多見。

    重癥患者常因出血,肝、腎衰竭或嚴重的并發癥死于病程第8~9天。

    非重癥患者,發病后2周逐漸恢復,大多數患者出現非對稱性關節痛,可呈游走性,以累及大關節為主,部分患者出現肌痛、乏力、化膿性腮腺炎、聽力喪失或耳鳴、眼結膜炎、單眼失明、葡萄膜炎等遲發損害。

    另外,還可因病毒持續存在于**中,引起**炎、**萎縮等。急性期并發癥有心肌炎、肺炎等。

    在非洲曾經爆發過這樣的病毒,那一場災難,死了很多人。

    但現如今,已經幾十年過去了,并沒有再發生什么類似的病毒。

    葉修文有些奇怪,究竟是什么樣的病毒,會讓‘齊特爾曼’,聞之色變。

    “到底是什么樣的病毒?以現在的醫療水平恐怕這不是難事。即便非洲國家沒有這個能力,向國際社會呼吁,非洲也會得到支援的。”葉修文語重心長的道。

    因為現如今已經不是戰亂的年代了,國際社會還只是一些發達國家在左右。

    所以只要西比那等非洲國家向聯合國提出申請,聯合國與紅十字會,會馬上做出反映。

    而此時,‘齊特爾曼’卻搖搖頭道:“這件事,紅十字會與聯合國的科研人員已經介入了,但效果并不怎么明顯。”

    “什么病毒?”葉修文再度問道。

    “他們說,是cwd,或者是別的什么,目前還不能確定,只是將那一地區封鎖了。任何人不能進入。”‘齊特爾曼’嘆息道。

    因為現如今正是西比那百廢待興的時候,他正想要展開拳腳,大干一場。

    但不想,竟然出現了這樣的事情。病毒爆發,關閉邊境。這無疑是與鄰國斷絕了往來。

    葉修文拿著手機給蟲子發了一個短信,讓他查一查什么是cwd。

    “我去老大?你在做什么?”蟲子回信。因為葉修文已經說了,現在接電話不方便,所以他也發信息回道。

    “別啰嗦快點查!”

    葉修文再度把信息發了過去。

    蟲子秒回,將他查到的有關信息,轉給了葉修文:該疾病被稱為慢性消耗性疾病(chronic wasting disease,cwd),這也叫做“僵尸鹿病”。cwd是由阮病毒引起,是一種具異常形式的正常蛋白,它可以誘導身體本身的蛋白質發生異常,當有足夠的蛋白質受到感染時,大腦會開始變“空洞”,進而引發其他生理和行為的異常。

    這種病毒會侵蝕鹿的腦、脊髓以及肌肉,導致鹿的體重驟減、反應遲鈍、過度流口水和磨牙、協調性喪失等癥狀,并在死亡前出現更強的攻擊性。另外,罹患該病的動物行為模式也會改變,不再與其他動物親近,出現無精打采、頭部下垂、震顫等癥狀。

    根據研究指出,鹿與鹿之間的病毒傳播可以從母體傳遞給胎兒,也可以直接通過身體接觸傳染。

    cwd會通過鹿的口水和排便中進行傳播,如果患病的鹿在土壤中尿尿或流口水,健康的鹿在同一塊地舔、攝食或吸入感染的土壤后,便可能染上cwd。從被感染到真正顯露出病癥,可能需要幾年的時間。

    研究也發現,黏土含量超過18%的土壤與疾病案例急劇下降有關,土壤具有較高含量黏土的地區,罹患cwd的病例相對下降。

    加拿大衛生部此前表示:“在加拿大大范圍內的疾病監測并沒有給出慢性消耗性疾病感染人類的直接證據,但是其傳染給人類的潛在危險并不能被排除。”科學家認為,正是因為存在著“種間屏障”,才使得該疾病沒有在鹿和人類之間傳播。

    不過最新的研究發現,獼猴在食用過被感染的鹿肉后會患上這種疾病。這令人很擔憂。

    而看到此處,葉修文也想起來了,這是很多年前的新聞報道過的這件事。

    但是那次,仿佛并沒有造成,大規模的傳染,病毒被控制住了。

    “喪尸病毒?”

    葉修文笑了笑,拿著手機給‘齊特爾曼’看道:“這是很久以前就出現過的病毒,您不用擔心。”

    “噢,原來如此,那么看來用不了幾天,邊境就可以恢復正常了。

    黑狼先生,謝謝你!你再一次的拯救了西比那!”‘齊特爾曼’十分高興的道。

    “呵呵!哪里!”

    葉修文笑道,與‘齊特爾曼’寒暄,但不想在這時,車子的周圍卻歡鬧了起來,令人費解!......
fc赛车pk10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