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穿越小說 > 戲鬧初唐 > 第一二六九章 鄰居小店開業
    “啊,對了,姐夫,有件事情倫家竟然忘記了,就是,道觀那邊,鄰居的那個小店,要提前開業,意思呢,是說,趁著這秋收后,人們有錢了,先來一個開門紅。”

    額,掙錢的,都是這個想法,開門紅,就開門紅吧,總歸,這房子是建設起來了,就是里面有些潮,估計呢,這喝酒的,也不會在乎這潮氣的。

    “牛寶寶,你是什么意思,或者說,那個二牛是什么意思?”

    “姐夫,他是想,讓我們?”

    “這個,不要想了,甚至,你那里,連宮女,都不能過去,不然,他可承受不起,這本來是普通的小店,你給送過去一個宮女慶祝去,你這是要讓官員來啊,那,這是什么小店了,以后,他接待過來這些官員么?”

    這個,也是楊喬慢慢的想明白的,一直以來,他的這店鋪什么的,都比較高端,就算是那六夫人的木工機械店鋪,也不是針對普通人的,所以么,這對待方式就不一樣了。

    額,你一個普通人的,針對窮人的小酒館,能讓楊喬給安排建設就不錯了,這個,可以有個說法,是跟道觀的建設一統起來,可是,這公主手下的宮女送來祝賀,算是什么,級別太高,可不是他能夠受的了的,就是楊喬,頂多,道觀可以過去一個小道士什么的,這個,是鄰居么,誰也說不出什么來,額,其實,就是為二牛考慮,而沒有別的事情,也不是瞧不起他。

    “原來這樣,成,那就聽姐夫的,倫家就不安排人去了,倫家還以為能看個熱鬧呢,呵呵!”

    …………

    “娘親,道觀送來小財神一座,可以放在那個什么辦公室里的。”

    辦公室,這個,算是裝修的創舉吧,就是在大廳掌柜的后面的一個小房間,自然,這大廳里面,也有喝酒的,也有財神,而這財神,就是這二牛自己去請的大的財神了,正對著酒館大門的,額,就算是請,那也是花錢的,就是說,是去道觀請的,開了光的財神木雕像。

    開光,自然是道觀的道長們念經給開光了。

    “還有,鄰居李伯伯送來慶祝兩文,鄰居張嬸,也是兩文……”

    “娘親,為啥,這都是兩文,都商議好的。”

    “傻娃兒,自然是商議好的了,這算是人情,到時候,要還的。”

    這娘親寵溺的看著二牛,不錯,不錯,娃兒長大了,這么大的一個酒館,都開起來了。

    “娘親,可是這個,里正,銀一兩,這個,這個也太多了吧!”

    “這個,說不定要加倍送回去,這些人,哎!”

    “不用送回去了!”

    一邊,一個粗狂的聲音傳了過來。

    “他爹,爹爹?”

    “他這應該是看著老觀主給建設這房子,才給送過來的禮金,不是為了再掙回去,所以,我們不能給送回去的,大不了,以后這里正辦什么事情,我們給回的厚一些,就跟正常一樣就成了,如果太過,就顯得我們有些心虛了。”

    嗯,還是這當爹爹的看的明白。

    “當家的,你說,你給送了一兩,能不能收回二兩來呢?”

    此時,里正家里的胖婦人正在跟里正說著話,想著美好的事情呢。

    “回來,就是回來,你敢收,希望那老小子能看明白了,我跟你講啊,可不要出去亂說話,據說,那房子,可是那老觀主奉送的建設呢,就是說,從材料,到人工,都是人家老觀主的,不過,對外保密就是了,也就是我這消息廣,才打聽出來的。”

    “好像,據說,就是公主,也對他的這個酒館有期望。”

    “可是,可是今天開業,好像公主,還有老觀主都沒有安排人過去,只是道觀的對外給送了一個財神過去,那財神,就是幾十文請的東西,尤其是這是道觀里面自己做的,所以,還不如那兩文的禮金呢!”

    “你這婆子,如果公主安排人過去,還有老觀主,甚至觀主,不過,觀主倒是可以給送慶賀,可,他還是沒有送的,這些人送,這效果是不一樣了,如果送了,接下來,這縣里怎么辦,這二牛能夠接待的了么,所以,這樣,是最好的,可惜,我就不能跟著沾光了,本來,我以為,公主小,不說了,不說了,記住了,今天,我什么都沒有說。”

    這里正趕緊的不說話了,背著手,溜溜達達的朝著這酒館而去。

    “二牛,給來上二分錢的水酒,還有三分錢的小菜,對了,今天有什么菜,爆炒土豆絲啊,可以,公主菜!”

    “大伯,不止你吃的是公主菜,這里賣的菜,都是公主菜,都是外面教過的菜,別的,道觀也不準賣的。”

    “啊,這個,也是,依靠道觀討生活么,自然要聽道觀的了,不過,你這水酒不錯,有酒味,可不像外面的那水酒,就是水了,你這水酒是哪里進來的。”

    水酒水酒,前文說過,楊喬為了大眾著想,特提供低價水酒銷售,也就是高度酒精,嗯,這個所謂的酒精,不過是五十多度的樣子,額,出廠度數,然后,一步步的可以加水,到了最后,嗯,也就有點酒味就成了,不過,就是這樣,也比那什么之前的黃酒好喝,額,比醪糟要差點,醪糟么,有酒味,還能當粥喝,能充饑,自然不一樣了。

    “大伯,我這個酒呢,算是跟道觀占了光,因為要配合道觀,所以,這酒,是道觀提供的原酒,回來之后,必須按照道觀的要求來配水,就是說,一缸酒,可以配上一缸的涼開水,必須把水燒開了,然后再配到這酒里面的。”

    嗯,不錯,不錯,怪不得有酒味呢,比外面的好呢,這竟然是原酒配的,不過,我看你這里也有醪糟賣?

    “嘿嘿,大伯,這個,就是我娘親的事情了,我娘親,可是有個會釀醪糟的手藝,所以,在早上,也賣醪糟的,可以直接當早飯來賣的。”

    自然,他這個所謂的醪糟,可不是大米的,不過呢,里面摻著一些大米,還是有的,主要是用高粱做的,嗯,甚至這高粱,也是道觀里出產的,很干凈的,不拉嗓子的醪糟,微甜中帶著微酸,還有點酒味。

    幾分錢一份的醪糟,對半掙吧,吃的便宜,賣的也舒心,甚至,有的人還會要上幾分錢的小菜吃著,自然,多數時候,都是直接要一碗醪糟了事,這里面的糖分,正好夠一上午的勞作的。

    “公主,老觀主,就是這個樣子的?”

    “嗯,不錯,這二牛知道變通,還知道利用自己的優勢,這醪糟,就做的好,你看,有了這么一份醪糟吃了,明顯,要比不吃早飯去干活強的多,不然,你看那些上午干活回來的人,感覺好凄慘的樣子。”

    額,雖然楊喬給改了三頓飯,可是,人們還是一天吃兩頓,就是說,早飯,不吃,然后,把上午飯,直接放到中午去了,再然后呢,下午飯,放到晚上吃去了,偶爾,也有人家,會在早上,煮上一鍋湯,嗯,就是一鍋湯,就是說,一鍋水,然后,扔上一把小米,或者是高粱,這就是早飯了,嗯,有糧食味的水就是了,不過呢,這樣,也有一點好處,就是人們竟然習慣了喝開水了,這抓上一小把糧食,那就當茶喝了,總歸,比喝生水,可是干凈多了,省的打蟲了。

    “這酒呢,他不會配水過多吧!”

    “不會的,他是嚴格按照要求來的,而且,燒水的地方,都是在院子里,大家都看著的。”
fc赛车pk10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