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穿越小說 > 戲鬧初唐 > 第四四六章 過年
    “噼啪啪啪啪……”

    隨著夜晚的到來,這街上的燈都一個個的亮了起來,緊接著,從皇宮里面傳出來一陣陣的鞭炮聲,帶著煙花彈的聲音。

    緊接著,全城的鞭炮也立時響了起來。

    咋地了,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么?

    楊喬站在院子里有些納悶,這鞭炮,難道還統一開會了,讓皇宮里面的先響不成,怎么沒有通知我?

    “去,本來想給那個小子一個驚喜呢,沒想到,他竟然沒有先動作。”

    李二,也不知道是高興,還是怎么著,竟然童心犯了,竟然偷偷的下了一個命令,就是,皇家不放鞭炮,其他人就不能放,其實,就算是他不通知,好像,人們也要看著皇家的動作來,唯一不看皇家動作的,也就是楊喬自己了。

    所以,李二這個童心,也算是沒有意思了,不過,勞累了一年,換換心情歇歇也是正常的。

    “二哥,你是不是累了,要不,現在去看看那幅畫。”

    長孫有些了解李二的心情,站在他身后,再次給他揉起了腦門來了。

    “唉,我終于知道,做一個好帝王有多么難了,你看我今年,這頭發明顯有些減少了,看圖,不成了,馬上這皇家守歲要開始了,算了,先過了這幾天再說吧,還是那小子想的明白,什么事情,只要給出個路子來,他就不管了,可是,我呢,也許打仗還成,這治理,老的治理,也許也還可以,可這新的治理,真的有些跟不上了,所以,我還是想盡快的開科考,讓人才盡入我的榖中來。”

    “二哥,不行就歇歇好了,不要那么著急,這幾年,已經不錯了,要知道,此時的國庫,可是有超過前隋了。”

    這個,不止是李二跟長孫咋舌,就是楊喬,其實也有些咋舌,他只是知道,這稅收多了,會對國家有利,可是,具體能夠收多少,還真沒有數的。

    可,這真正實施起來,還只是實施了部分新的部分,竟然一下讓李二的腰包鼓鼓的了,甚至,除了人員,糧食之外,其它的,已經不弱于,甚至超過隋朝最盛的時期了。

    可要知道,那煬帝,為啥能如此張揚,還不是因為庫中有糧,心中不慌,甚至,后來的那所謂十八路反王,連李二在內,誰不惦記那大隋的庫存呢。

    這也是一直你打我,我打你,就沒有幾個因為沒有錢財而怎么樣的。

    可現在,李二就是累,也高興啊,能超過前隋,其實,是他沒有想過的,可,這才幾年,就超過了,讓父皇,好用什么好說的。

    李二在心里有些小興奮,這馬上就會跟李淵聚集在一起守歲了,不用說,這算是給李淵這個老爹把臉打的啪啪的響了,讓你當初先立老大當太子。

    “這個小子,沒想到!”

    果然,此時,李淵臉紅了,平時只是聽到消息,倒是不覺得,可是,現在看外面燈火通明,甚至,他爬到了高處看了看,整個長安城,那都是一片紅彤彤的,不得了啊,歷史性的改變啊,這個二小子,自己已經完全無話可說了。

    “圣上到?”

    隨著這一聲吆喝,李淵的臉又紅了。

    “這個小二,真是的,這是要給朕臉色看呀,性命每年都不在朕的宮室里面守歲的,可今年,竟然來到朕這里了,而且還是先來的。”

    也就是李二,在他老爹面前,竟然這么小心眼,明顯,是來給他老爹上眼藥的,你看我,你跟大哥,就是兩輩子,也做不出我這樣的業績來。

    “算了,既然來的早,也算是給朕面子了,那么,朕也給他個面子好了。”

    “你們,隨我去迎接圣上吧?”

    “陛下這?”

    “怎么為難了,走吧,誰讓我現在是太上皇呢!”

    李淵有些無奈,這就領著妃子還有兒子女兒們迎了出來。

    “恭迎圣上駕臨。”

    這是什么禮節,不倫不類的,還好,什么史官了,記起居錄的了,好像,沒有來上班,不然,還不知道會在朝堂上出現什么事情呢,父親給兒子躬身施禮,太上皇給現任皇帝行禮,都是說不通的事情。

    “這,不可,不可,父皇,你這是干嘛?”

    李二,甚至長孫都有些臉色變了。

    “沒有不可,你做出了成績,是朕百年都做不到的,所以,朕給你施禮,也是正常的,朕不是給自己的兒子施禮,而是給做出成績的現任帝王施禮,你明白。”

    “父皇,嗚嗚……”

    終于,李淵算是承認了李二的成績,李二這心啊,立時跟長孫跪了下來。

    “父皇,兒子在這里給你老拜年了。”

    楊喬都想不到,這父子倆,竟然還有緩和的時候,也不知道,這老李淵,會不會多活幾年,這又是楊喬的罪孽了。

    “嗚……”

    長孫在一邊跪著也是淚眼連連的。

    “好了,都起來吧,起來吧,大過年的,唉,朕這是造的什么孽啊,還好,還好。”

    至于是什么還好,那只有李淵,李二知道了。

    “恭喜太上皇,恭喜圣上?”

    一邊李淵的那身邊的老太監適時的出來恭喜著。

    “好了,你這個老東西,就知道抓機會,小二啊,這獎賞,就你來了吧!”

    既然想和好,那就真的和好好了。

    “哈哈,好,老伴伴,有賞,有賞,好好侍候父皇!”

    這賞什么,自然是有固定的東西了。

    “咦,這是,父皇,爺爺的這笑容?”

    這老的和好了,小的倒是吃了一驚,他們可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么,就算想做什么,在李淵面前,他們還是不敢的,所以,一些消息,他們會知道的很遲的。

    …………

    “大郎啊,這過了年串門的事情?”

    “娘親,這個,就讓大娃去吧,我呢,在道觀里面還有很多的事情,而且,鸞兒,寶兒也不出去了。”

    楊喬再次偷懶了,竟然連串門的事情,都推了,不過,真的有兒子,而且還是家主,他去應酬,也是應該的,本來,這也是他要學習的項目之一,這楊家的各種關系,各種親戚什么的,自然,需要娃兒一一進行交流了,而且,有老管家在,楊喬也很放心。

    他呢,對于交往上來說,也就這么著了,再說,這酒,也閑不著,雖然,這白天會在道觀,可是,這晚上的酒席,都訂到二月去了。

    雖然,楊喬討厭應酬,可是,一些真心的交往,還有就是一些學術的交流,他還是喜歡參加的,如果里面沒有一點利益之爭,那就更好了,喝喝茶,談談心,聊聊天。

    也或者,下下棋,跟人交流交流字畫什么的。

    還有,在音樂方面,臨時也就只有跟媳婦交流了。

    “爹爹,爹爹,我們出去看燈燈。”

    寶兒看著外面的燈光紅彤彤的,感覺到好玩,于是,就搖著楊喬的手很是天真的說道。

    “姐姐,姐姐,你也求求爹爹呀,我們出去看燈燈。”

    “還燈燈,惡心不惡心啊,這都是你們小孩子的事情,我都是大人了,不是小孩子了,不過,爹爹,我也想看燈燈么!”

    “姐姐,姐姐,你比我還小孩子。”

    “小孩子,我就是小孩子了,那邊哥哥才是大人呢,他都是家主了。”

    “額,妹妹,我!”

    這是誰教育的,這老大,怎么都有些發呆了,算了,不想了,總歸,跟著大儒學習,還是沒有壞處的,這古代人,就要學古代的事情,尤其是家主,不過,楊喬感覺有些悲哀,這兩個兒子,都成了家主了,應該高興的,自己怎么反而感覺到悲哀呢。

    “娘親,你們也一起去看吧,不過,你們到門前的那橋上去看吧,我帶著她們去街上了,等到了時間,我們會回來守歲的,今年外面可是格外熱鬧,明年,還不一定能如此了。”

    也是,楊喬感覺,今年的這年味,好像很濃很濃的,可是,來年,這經濟再發展的話,也許,年味就跟前世一樣,越來越淡了。
fc赛车pk10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