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科幻小說 > 穿呀!主神 > 第211章 海草海草17
    一條破海帶,還學別人閉關修煉,眾人自然一笑置之。

    “嗯,就這樣說。”希寧隨便抓起旁邊一塊石頭,用力捏著:“到時讓他們知道我們的實力!”

    根須怎么抓不碎這塊石頭?可能太硬了。

    她又轉而抓起一塊浮石,這種石頭內結構酥松,有時掉進水里都能浮起來。

    “嘩啦啦~”希寧很是雄壯地抓碎了這塊浮石:“到時讓他們知道我們的實力!”

    小花……怎么一點都看不到一絲尷尬?嗯,希寧一定會贏得比賽的,就光憑這厚臉皮也夠了。

    月亮隱藏在烏云里,一條黑影閃過墓地一角,消失在一棵歪脖樹后。

    躲在樹后的沃特梅德,緊張得心跳如打急鼓。

    那海帶須上有一塊紅晶石,從第一眼見到,就感覺一定是塊寶石。

    比賽在即,為了一戰成名,說什么也要拿到這塊寶石!

    聽說約翰對海帶非常好,一直就養在特制的大號玻璃魚缸里。如果養在空間里,就沒辦法了。既然養在外面……

    沃特梅德摸了摸校服口袋里的一截管狀東西,冷笑著。這是吹管,里面裝著能讓人陷入沉睡的昏睡藥。在門外或者窗外,將里面的藥吹進去,就能讓人死睡到天亮。

    等約翰睡著了,他對海帶做什么都行。

    這次不但要拿到寶石,還要把海帶給跺碎了。那天當著那么多人的面,抽他的臉,這個仇一定要報!

    想到這里,他探出頭,往墓地另一邊的小屋看了眼。

    這個臭小子,哪里不住,住在墓地旁邊!

    這樣也好,哪怕那里發出什么聲音,也沒人敢過來查看個究竟。等到天亮,約翰醒過來,只能看到切得細細的海帶絲了!

    想象看著約翰傷心的臉,沃特梅德得意的都快笑出來了。

    他借著這股復仇后的快感,從樹后鉆出來,微微彎下腰,往小屋盡量不發出任何響動的走去。

    “咕咕~”突然旁邊傳來怪聲,讓他嚇了一跳。

    黑暗中,一雙圓溜溜的金色大眼,發出駭人光亮,仿佛能看透人心一般。

    幸好月亮從云層里鉆出,照亮了大地。

    那雙大眼睛的主人也被照亮了,是一只貓頭鷹,晚上出來捕捉田鼠來的。大約感覺墓地今晚不會太平,于是拍拍翅膀飛走了。

    “噓~”沃特梅德松了口氣,只感覺后背、額頭上汗津津的,全部都是冷汗。

    天地鋪上淡淡的一層銀光,小屋前面那個玻璃缸表面微微反射著月光,隨著月亮又躲進烏云,天地又陷入黑暗中,只能看到一個大致的輪廓。

    沃特梅德裝了壯膽子,只要過去,將藥吹進房間,然后去魚缸把那條可惡海草撈出來,寶石到手后切個幾十下。神不知鬼不覺地再回到自己的房間,第二天是跟著幸災樂禍還是裝作同情,就看到時的心情。

    想到這里,沃特梅德露出陰狠地笑容。畢竟不是每個壞人能美到越壞越漂亮的,如果這個時候能看到看清他的笑容,不會有女生還覺得他很帥、是校草。

    慢慢地穿過一塊塊墓碑,雖然身邊陰森恐怖,但擋不住他貪婪的心,和復仇的腳步。

    突然他感覺背后有人在輕輕拍他肩膀。

    沃特梅德停了下來,沒有呀,是不是因為太緊張產生的錯覺?

    剛又走了二步,又有人輕輕拍了拍他肩膀,同一個部位。

    不會是樹枝一類的,在樹林里,會把樹枝碰到,當做有人拍自己。可這里是墓地,除了墓碑,哪里有樹?

    沃特梅德渾身輕輕戰栗起來,慢慢地扭過頭……前面什么都沒有呀……突然一個看不起輪廓,黑乎乎的東西出現在面前,沖著他“哈~”地噴出一口氣。

    帶著集中腥味的氣,直接就噴到臉上,嚇得沃特梅德尖叫一聲。

    “鬼啊~”對著另外一個方向就逃。

    “別走,陪陪我~”一個聽不出是男是女,但極為陰森的聲音響起,同時他的腳也不知道被什么給絆倒了。

    沃特梅德扭頭看去,可什么都沒有,面前空蕩蕩的,除了墓碑還是墓碑。

    沃特梅德更是嚇得魂飛魄散,連滾帶爬地,一邊尖叫一邊往墓地外逃命:“啊,鬼,救命啊,鬼啊……”

    月亮又一次的從烏云后出來,希寧將貼在地上的身體抬起來,看著嚇得屁滾尿流,逃命逃得頭都不敢回的沃特梅德、遠處的背影。

    不請自來,非奸即盜。嚇不死你小樣的!

    她撇了撇嘴,轉身往魚缸那里爬去。

    爬進魚缸,就聽到擋布后面的約翰問:“剛才是什么聲音。”

    這個該死的前渣主,把約翰給吵醒了。

    “沒什么!”希寧小心地將她已經變得枝繁葉茂的身軀,盡量均勻地攤在魚缸水里:“一只烏鴉而已。”

    第二天,約翰去上學,坐下后,沃特梅德走了進來。

    沃特梅德一進來,就讓大家下了一大跳。臉頰深陷、眼圈發黑,一晚上沒睡的臉色也沒那么差。

    上課時,沃特梅德打瞌睡了。

    教授走過去,手指敲了敲桌面。

    “啊~”沃特梅德立即尖叫起來。

    一驚一乍地,讓教授都嚇了一跳。看到沃特梅德臉色不大對勁,額頭上布著細細冷汗:“生病了?”

    “沒,沒事!”沃特梅德想到昨夜那個襲擊他的東西,就害怕。鬼,一定是鬼!以至于回去后,嚇得一晚上沒睡。剛才閉上眼睛,就感覺有個看不到、摸不著的鬼,沖著他噴出氣來,那腥臭的味道他一輩子也忘不了。

    “要么請假,回去休息吧。”教授看著臉色卻是很不好,建議著。

    “昨晚上拉肚子,沒睡好。現在好了,就是有點累。我還是上課吧,過二天要比賽了,多少能聽進去一些。”沃特梅德找了個很好的理由。

    教授聽聽也是,于是繼續上課。

    沃特梅德暗暗地想:什么鬼有那么重的口氣?

    “噗~”希寧打了一個小小的噴嚏,怪了,海帶也能打噴嚏嗎?

    是約翰想她了吧?一定是,她現在早就不是那根,一米都不到的小海草了。過二天就是比賽了,到時一定讓所有人驚呆。

    希寧得意洋洋地想著,如果知道,沃特梅德覺得她有口氣,不知道會是什么樣的想法。
fc赛车pk10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