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修真小說 > 凌天劍神 > 第兩千五十章 奪取龍心草
    “是嗎?”

    姬無月的美眸中,陡然泛起了一抹森冷之意,旋即她便陡然抬起手中的寶劍,凌空向著凌塵一劍刺了過去。

    這一劍,在半空中劃出了一道凄厲的血月,向著凌塵悍然劈斬而去。

    凌塵面色一變,第一時間便揮出了一劍,迎了上去。

    噗嗤!

    一瞬間,兩道劍氣便相繼崩滅開來,而凌塵的身體,則是倒退而出,竟然落入了下風。

    但是,姬無月畢竟已經是強弩之末,她在揮出這一劍之后,整個人便顫顫巍巍起來,然后跌倒在了地上。

    凌塵自然不可能會憐香惜玉,他見得這姬無月突然倒下,反而加快了手中的攻勢,一劍刺向了姬無月。

    姬無月陡然抬起頭,就在凌塵一劍斬至的瞬間,她的美眸之中,卻陡然涌現出了一抹血紅之色,在此同時,她的手掌驀然變得尖銳了起來,指甲變得猶如利劍一般,向著凌塵洞射而出。

    這一刻,連她的皮膚,都是變成了血色。

    她的背后,突然出現了兩個凸起,徹底地延伸了出來,變成了一對巨大的血翼。

    全身骨骼,都是凸顯了出來。

    姬無月的這般變化,讓得她身上的氣息也是為之大增,變得異常地邪惡兇暴。

    “怎么回事?”

    凌塵心中大為震驚,顯然沒有料到,這姬無月還能變化身體,而且對方的這具身體,似乎是魔族的身體,有點類似于之前凌塵在入侵天元大陸的魔族大軍中見過的血魔,但是,卻又比血魔更為高級。

    立刻將精神力催動到了極致,凌塵一招大地沉淪的防守招式,施展而出。

    砰!

    兩種招式,轟撞在了一起,就猶如地震一般,凌塵的劍招,瞬間被攻破,就像是泄了氣的氣球一樣,分崩離析。

    但是,凌塵很快便穩住了身形,劍出如虹,將五行劍法如同行云流水一般施展了出來,方才將敗退的勢頭給迅速穩住。

    雖說姬無月變身為高階的血魔之后,攻勢相當凌厲,但是一時半會,卻也無法擊殺凌塵,最多只能做到壓制而已。

    凌塵當然看得出來,姬無月的變身只是暫時的,絕對無法持久,只要能守住一時半會,這姬無月必然會原形畢露。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想從我的手里得到龍心草,真是癡人說夢!”

    姬無月那一張猙獰的面龐上,驀然閃過一抹極為森冷之意,旋即她雙手結印,璀璨的血色光芒,在他的手印之中凝聚了起來,化為了一道驚人的光球,仿佛一輪小太陽一般。

    在這一道血色光球凝聚成型的霎那,姬無月便雙掌悍然打了出去,那一道血色光球,只是在空中一閃,便驟然出現在了凌塵的面前,向著凌塵的面門暴轟而至!

    面對這種情況,凌塵只能雙手舉起手中的飄雪劍,劍身之上,綻放出驚人的光輝,將那一道血色光球給阻擋了下來。

    嗤嗤嗤嗤!

    炙熱的火星在劍身之上綻放了開來,連綿不絕,凌塵的身體,直線倒退,但是那一抹劍意之中,卻是猛然綻放出一抹不朽之意!

    凌塵的身體,向著后方倒退了數千米之遠,終究還是被完全抵擋了下來!

    “什么?”

    姬無月的一雙美眸瞪大,這一招,已是她變身血魔形態的全力,沒想到,卻依舊奈何不了凌塵,這簡直不可能。

    在施展完這一擊之后,姬無月身上的那一層血色皮膚,也是迅速地退散了下去,變回了人類漂亮女人的模樣。

    “還好!”

    見得這姬無月恢復了原本的模樣,凌塵也是頓時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濁氣,若是這姬無月再對著他來一下,恐怕就算是他再能抗,也不是這姬無月的對手,恐怕要被生生地轟殺。

    不過,眼下這姬無月已經再無后招,凌塵他自然不會再顧忌,當即就一劍反擊斬了出去,直接逼向了姬無月的眉心。

    “小子,你給我記住!”

    姬無月的冷喝聲傳來,隨即她竟是隨手丟出一個錦盒,猛然向著凌塵飛了過來!

    眼瞳一縮,凌塵一劍斜擊而出,轟在了那一個錦盒之上,將那一個錦盒生生地給擊成了粉碎。

    錦盒破碎開來,稍后,從那其中,便驀然浮現出了一團被金光籠罩的虛影,那一道虛影,赫然是一株龍形小草,這一株龍形小草,生長在猶如心臟形狀的土胚之上,散發出一股極為濃郁的能量波動。

    龍心草!

    凌塵的眼中,陡然泛起了一抹精光,旋即只是手掌一吸,那一株龍心草也是主動飛到了凌塵的手中,被凌塵給抓在了手里!

    但是,就在這時候,從那一株龍心草上面,也是陡然釋放出一股極為磅礴的波動,頓時間,一股極為霸道的龍形波動,陡然沖破虛空,飆射到了高空之中!

    天際照耀,整個天空,都是頓時被璀璨的金色光芒充滿,數百里方圓,皆是金光閃耀,所有人都能夠清晰地看到這一幕。

    “糟糕!”

    凌塵的面色驀然一變,這么一搞,恐怕周圍數百里之內的人影,都能夠清晰地看到這一幕,恐怕都已經能知道,龍心草落在了他這個位置,恐怕根本用不了多久,就會有一大波的人圍攏上來,追蹤到他的下落。

    而那姬無月,早已經失去了蹤影。

    對方故意將龍心草丟過來,恐怕就是為了給自己爭取逃命的時間。

    不過既然已經跑了,現在恐怕追也追不上了,此人,暫且不去管。

    現在,當務之急是先離開這里,帶著這龍心草,盡早消失,以免被其他人發現他的位置。

    然而,就在凌塵才剛動身離開之時,這座山澗之中,便已是有著十數道黑影浮現出來,那為首的,赫然是有著兩道氣息十分強大的人影。

    其中一人,正是困住凌塵之前那頭水魔獸的主人,景一。

    另外一位,則也是此行來到這靈草谷的魔宮精英弟子之一,法無邊。

    “剛才龍心草的波動,就是從這里傳出來的,怎么這么快就消失了。”

    法無邊皺了皺眉頭,沉聲道。

    “放心,龍心草的氣息,水魔獸已經完全熟悉,它正在追蹤龍心草的位置,龍心草,注定逃不出我們的手掌心。”

    景一的嘴角泛起了一抹冷笑。

    “奇怪,姬無月的氣息,怎么在另外一個方向?”

    這時候,法無邊的目光,卻是望向了另外一個方向,姬無月中了他的獨門劇毒,他能夠感知到姬無月的大致方位,可是讓他奇怪的是,姬無月所在的方位,卻并不在龍心草的方位,而是在另外一個不同的方位。
fc赛车pk10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