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修真小說 > 金鱗 > 第814章 銅棺
    “當日那魔頭就藏在這座城池,藏在那片建筑之中!”

    趙炬伸手指了指城池西北角方向。

    幾日來,眾修擊殺了不少高階魔獸,斬殺的五級魔獸多達十余只,就在方才,在這城池之外,眾修聯手斬殺了一只實力強大的魔虎,而現在,放眼望去,城中到處都有魔獸活動的蹤跡,一隊隊魔獸大搖大擺地在寬闊的街道之上轉悠,從眾魔獸體內透出的靈壓來看,有三級、四級魔獸,更多的則是一階、二階的低階魔獸,這反而讓不少人松了一口氣。

    那名古魔恐怕不在此城之中,否則,他的地盤又豈會容忍這些魔獸隨意侵入?

    而趙炬、李魚卻是不約而同地皺起了眉頭。

    趙炬從踏入這處空間的第一刻,想的就是如何殺死這只古魔,如何報仇雪恨。

    至于李魚,同樣想在第一時間殺死或擒獲這只古魔,除掉了這個心腹大患,接下來才好放心挖靈礦,殺妖獸,提升實力,改造混沌空間。

    小心翼翼地靠近了城池西北,在趙炬的指引下,靠近了當日古魔現身的那座宮殿,幾十具銅棺還在,銅棺中的尸骨卻被魔獸丟棄的四處皆是,而那只古魔,不見蹤影。

    從四周圍的環境來看,這間大殿沒少有魔獸進出,就連最近也有魔獸出入,有新鮮的痕跡,地面之上的塵土足足有半尺厚,看來,古魔已經離開了這里,怕是有好長一段沒有在此出現過。

    幾十具銅棺在大殿之內橫七豎八擺放,卻依然锃亮,表面有符文閃爍,材質看起來大為不凡,太松真人盯著這銅棺看了又看,祭出飛劍一陣劈斬,隨后竟是笑得合不攏嘴,這銅棺材質堅固之極,以他的境界和神通,竟然難以劈斬出劍痕,全力斬出的劍痕,片刻后竟然自行恢復完好,這簡單就是寶物。

    這些天來,他已經用食銅蟻的便便煉制了多枚飛劍,可這一對比,這飛劍似乎還不如這銅棺,若拿這銅棺來煉制飛劍,說不定更合適。

    仔細一數,銅棺足足有三十五具,按人頭分,他也能分到差不多兩具,心中陣陣狂喜,突然看到了趙炬的神情,想起一事,迅速收起了笑容,板起了一張臉。

    一路上,趙炬簡單講了當年之事,沒有隱瞞是自己不小心放出了這只魔頭,而趙家一眾子孫有一多半死在了這片區域,否則,霸刀門不會是如今的這般狀態。

    趙彬打量著這大殿,打量著銅棺,目光中同樣有悲戚,當年,趙家老祖封印這處空間和軒轅大陸之間的空間裂縫之時,已然是金星六階的神通,壽元卻已不多,坐化之前,特意叮囑趙家后輩,這片空間妖獸、魔獸強大,趙家子孫若實力不濟,不可輕易踏入這處空間。

    趙炬困在金星二階巔峰遲遲無法突破后,沒有聽從老祖的告誡,帶著趙家一眾子弟進了這處空間,一路小心翼翼,最后卻還是慘遭橫禍,他總算是命大,躲過了一劫。

    太松真人的心思,其它人也有,一個個壓抑住情緒,不敢在趙炬、趙彬二人面前有表露。

    血影卻是盯著一具具銅棺仔細打量,隨后更是把幾具銅棺翻轉來看,又抓起一塊厚厚的棺材板打量了一番,眉頭越皺越緊,隨后,左右一望,抬腿走到了大殿一角,手中光影一閃,多出了一把血色長刃,竟然提刀在這片厚厚的沒有野獸腳印的灰塵之上做起了畫來。

    以刀代筆,筆走龍蛇,不多時,一副栩栩如生的人物像已是出現在了地面之上,畫中是一名身材高大肌肉健壯的披甲男子模樣,頭顱巨大,獅鼻闊口,雙目圓睜,左手之中提著一把樣式古怪的闊刃大刀,右肩頭上扛著一桿麻花狀的大棒。

    看到這披甲男子的模樣,趙炬、趙彬面面相覷,眼神中皆有驚異。

    “此魔……難不成跑到了魔域?”

    趙炬打著地面上的畫像,沖血影問道。

    “正是,此魔如今已貴為魔域新任魔主,放眼魔域,沒有比其神通更強者,昔日魔主招集幾十名心腹麾下與其一戰,非但沒能擊殺此魔,反而損兵折將,本尊、魔主、魔羅、冰魅皆被其擊傷,此魔如今可不僅僅只會在地上奔跑,凌空飛遁的速度之快,唯有無影使幽月能夠與其相提并論,若非此魔在魔域的出現,我等也不會大舉遷離魔域!”

    血影神色復雜地說道。

    他原本就有些懷疑趙炬口中的“古魔”乃是這名新任魔主,現在,看到這銅棺和棺材板,已經能夠完全確定猜測正確。

    這名新任魔主,把棺材板改造成了大板刀,把銅棺,擰成了麻花狀的大棒,雖說外形和銅棺已是完全不同,不過,這材質卻一般無二,顏色、符文同樣是一般無二。

    “此魔是何時出現在魔域?”

    李魚問道。

    “就在三十年前吧,此魔最初進入魔域之時,只是霸占了一處魔淵,把魔淵附近幾大族群中的強者驅離擊殺,搶地盤這樣的事情在魔域常見,沒有人去過多關注,此魔在這處魔域沉寂了數年,有魔神殿麾下魔將經過此地,聞聽此魔實力強大,想要去一探究竟,結果,此魔被激怒,一路和魔神殿各方勢力大打出手,讓魔域徹底變了天!”

    血影說罷,搖了搖頭,心中有郁悶有后怕,最初招惹到此魔的,乃是冰魅的麾下心腹,而此魔沖魔神殿大打出手之后,死傷最多的,卻是他的麾下干將,當日他更是差點死在此魔的大板刀下。

    “三十年前,看來十有八九是他了!”

    趙炬輕嘆了一聲,一時間心中浮出無數念頭,突然扭頭望向了李魚,神色一肅地說道:“空間通道處的封印沒有出現異常,此魔卻跑到了魔域,看來,這處世界中說不定有第二處空間通道存在,能夠和魔域相連,我等要找到這處通道,加以確認!”

    眾修進來時的那處空間通道肯定是沒問題,這一點,他可以確認,而此魔顯然也沒有從軒轅大陸經過,否則,軒轅大陸怕是早就亂了。

    可他卻萬萬沒想到,魔域竟然也和這處空間有重疊融合之處。

    魔域雖說和魔州相連,卻是個半獨立的空間,魔域和魔州之間,有一段界域完全重疊交融,足足有上千里,在這上千里的空間中,至少有幾十處空間通道可以直接通行,空間穩定,更多的地方卻遍布空間裂縫。

    這幾十處能夠通行的空間通道,遠比眾人進入此界的空間通道要寬闊穩固的多,魔獸大軍這才能順利進出魔州。

    這只古魔搶了魔主之位,沒有追殺到軒轅大陸,也許是想過過魔域霸主的癮,也許是另有所圖,此魔接下來會不會追殺出魔域,會不會殺上霸刀門,難說,可這不是眼前最大的威脅,最大的威脅是此魔會不會再通過空間通道返回此界,這是個未知數。

    而此魔究竟是不是真的從這處空間借助空間通道進入了魔域,同樣不能確定。

    眼下,找到這處空間通道,證實此事,很有必要。一來是為了此行安全,二來,也為了將來安全,霸刀門如今已經有了兩位金星老祖,接下來也許還會有第三位、第四位,實力已今非昔比,完全可以在此界狩獵和尋找靈藥以及礦脈,把此界當成霸刀門的后花園。

    此界沒有化形妖王,靈智未開的妖獸、魔獸不可怕,怕就怕古魔這種靈智大開的人形魔物,何況,若真有這么一條空間通道,魔域之中的高階魔人同樣有可能進入此界,若如此,此界可就不安全了。

    “那就找找看吧!”

    李魚沉吟了片刻后,點了點頭。

    趙炬能想到的,他自然也能想到,趙炬擔憂的,他同樣擔憂。

    看到李魚、趙炬意見統一,其它修士沒人多嘴,雖說古魔有極大的可能不在此界,卻也沒有人敢大意,魔主、血影這樣的大魔頭聯手都不是古魔的對手,這樣的角色的確是恐怖,不做好防護手段,誰也不敢放心地在此界尋寶。

    三十五具銅棺,五家勢力一家分了七具,這一點,趙炬還是很大方的,而眾修也沒覺得分一口棺材晦氣不吉利,反而一個個暗自興奮。

    至于血影收取了兩具沒有腐朽,沒有被魔獸吞食啃咬的完整魔人尸體,眾修卻一個個視若無睹一般,早已熟悉了血影的怪癖,雖有人對這尸體為何不腐朽,為何不被魔獸破壞感到疑惑和好奇,卻也沒有人認為血影能再“孵化”出一只活的古魔。

    唯有趙炬注意到了,這兩具魔尸之上,其實是有魔獸的啃噬牙痕的,卻不顯眼,估計是太硬,啃不動,只能放棄,而在血影收取這兩具魔尸之前,李魚曾檢視過這些啃咬痕跡,并揮刀斬擊過這兩具魔尸,結果,沒斬動,這兩具魔尸的法軀之強橫,和當日那只古魔有一拼。

    接下來,眾修一番商議之后,五家勢力分成了五隊,散開來在整座城池之中探尋了起來。

    城池雖大,只要不出城池,幾名金星修士還是能互相查探到對方的位置,若有危險,可以及時增援,何況,眾人眼下的精力皆在城西北區域,在一幢幢被禁制覆蓋的建筑之中。

    趙炬沒有在城中多停留,而是帶著趙彬、楚展等霸刀門弟子直奔城外的連綿群山而去,奔著山脈中的那片建筑而去,城中有禁制的宮殿,他當年破開了不少,幾乎是沒有收獲,城外的這片建筑,還沒嘗試過。

    對于這樣的分配,太松真人、韋金龍、管青崖三人和門下弟子雖羨慕,卻也沒有可抱怨之處,畢竟,沒有趙炬的帶領,他們是沒有機會到這個世界中來,不可能收獲大批資源,而接下來,若確定那只古魔的確去了魔域,沒有了這個最大的威脅,眾修能得到的利益更大。

    何況,誰也不能確定城外山脈中的建筑中就一定有寶物,之前眾修已經到過幾十處山門之地,除了撿拾一些笨重的戰車、攻城弩,根本沒有見到什么法寶、丹藥、兵器之類的物事,甚至連魔修的尸骨都少見。

    眼下的這座城池之中,同樣沒有多少修士的尸骨存在,很顯然,當年城中修士恐怕在這個世界出現意外之前已經離開了城池。

    反倒是方才進城時,趙炬、趙彬收斂了多具當年被古魔殺死的趙家修士,這些人雖化作了白骨,隨身的兵器、空間袋卻還在,只可惜這些兵器和空間袋大多已朽爛,在這魔霧的侵蝕之下,低階法器、空間袋腐朽的比這城中的石頭還快。
fc赛车pk10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