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修真小說 > 僵尸邪皇 > 第九十章 林欣的天賦
    雖然林欣經沒有拜入自己門下,可她畢竟要在這里學習十年煉器,若十年后離開,她在煉器一道水平上沒啥本事,丟的可是老婦人的臉。

    所以,老婦人還是想知道林欣的天分如何,日后能不能給自己丟臉。

    然而林欣并不知道老婦人為何會突然問這樣的問題,說真的她還從未想過自己對煉器一道的態度感受是什么。

    一時間,林欣有點被問蒙了,不知道怎么開口,她認真的想了下,決定把自己在煉器時候的感受說出來道:“回前輩,晚輩在煉器的時候都會用心去熔煉每一塊礦石,煉制法器的時候晚輩都把這件法器當做孩子去對此,用心,用愛去呵護它們。”

    老婦人聞言她的話,滿意的點點頭,道:“用心用愛去煉器這就是你對煉器一道的態度,很好,很好。”

    老婦人對林欣的評價,讓一旁的魏萱兒心中微微驚訝,她是知道的自己這個太祖姑奶可是輕易不嘿別人評價好這個字的,就更別提對一個人連說兩遍很好了。

    接下來的時間里,老婦人在煉器的同時,不僅會對魏萱兒講課,同樣也會時不時的給林欣講解一些低級煉器師到中級煉器師之間的差別與煉器經驗與知識。

    林欣本就是聰慧之人,在老婦人講課之時她用心去聽,用心去悟,她就像一塊干燥的海綿從老婦人這煉器知識的大海中,不斷的吸取著煉器知識之水。

    林欣在煉器一道上每天都為飛快的進步著,她的進步之快,就連老婦人都感到了意外,甚至可以說是微微有些吃驚。

    如果讓老婦人給一個評價,那就是林欣在煉器一道上的天賦,足以在老婦人所見到過的所有煉器師中能排進前五十。

    老婦人是何等的身份,在煉器師中又是何等的地位,遇到過得,見到過的煉器師沒有一萬也有數千,林欣的天分能在老婦人心中排進騙五十,足以證明林欣在煉器一道上的天分有多高了。

    “可惜了。”老婦人不由的嘆了口氣,什么是天分?天分就是同樣扔給幾個不同的人相同的一本煉器書,有的人能拿著這本書達到高級煉器師,而有的人拿著這本書甚至連中級煉器師都無法達到,其中的差距猶如天地之別。

    林欣的天賦,有著成為煉器大師的潛質,日后就算無法達到大師之境,也能達到最低級的七品高級煉器師。

    要是這林欣能脫離白云觀的話,老婦人不介意把林欣當親傳弟子去培養一翻。

    然而老婦人卻早有渠道,對楊天與林欣這對夫妻進行過調查,深知林欣這種對白云觀感情至深之人,是不會因為巨大利益就脫離白云觀拜入自己門下的。

    時間一晃又是五天過去,這一天林欣得本命飛劍法器終于煉制完成,劍身同體雪白如玉,劍成之時就有三九二十七枚天地符文環繞周圍,證明著這是一柄三品法器。

    林欣的運氣并沒楊天那么好,她的本命飛劍法器沒有誕生器靈,就更不用提器靈反哺這種機緣好事了。

    當然了,能有一個成長型的本命法器林欣就已經很知足了,這天下無數修士能有幾人擁有?又有幾人能讓一個大師級的煉器師給自己煉制本命法器?

    林欣兩人本命法器飛劍煉制完成的第二十八天,正在煉器室中閉目打坐的楊天,猛然睜開眼睛,從地上站了起來。

    下一瞬,一座閃爍著三色光芒的兩層筑基臺自他頭頂懸浮而出,徐徐轉動之下,方圓百丈之內的天地靈氣突然躁動起來,如漩渦一般蜂蛹而來。

    只是,那蜂蛹而來的天地靈氣卻全都被煉器室的禁制抵擋在外,在這夜色下形成了光暈,被別院中的不少人所察覺。

    “那幸運的小子,這是突破到筑基中期了。”別院內最豪華的樓閣洞府中,正在給魏萱兒講課的老婦人第一時間就察覺到了靈氣波動來自哪里,只見她隔空向著楊天所在的煉器室方向一點。

    一道無人可察覺的波動自她手指飛出,穿透閣樓墻壁與外面的陣法禁制,落在了楊天所在的煉器室的大門上。

    嗡~

    楊天所在的煉器室上的陣法禁制驟然消失,那些被禁制之力阻擋在外的天地靈氣如浪涌一般,沖進了煉器室被那座散發三色光芒的二層筑基臺吸收。

    筑基期修士每突破一個小境界,筑基臺都會大量吸收天地靈氣補充進去,就算魏大師沒有打開煉器室中的禁制,楊天也不怕,因為他儲物袋中的就是就足夠補充靈氣的。

    約莫過去一炷香的時間,煉器室外的天地靈氣恢復正常,楊天推開大門走了出來。

    第一眼,他看到的就是妻子林欣,還是一身雪白長裙纖塵不染,絕美的容顏微笑著,美麗的眸子中盡是溫柔之色。

    兩人沒有多說什么,就手牽著手回到了林欣這些天休息的客房,

    將近三個多月未見,剛進到屋里,楊天就迫不及待的關上門,激發屋中禁制,抱起林欣快步走向床頭。

    兩人雖然早已是夫妻,可臉皮薄的林欣到現在夫妻房事上還是有些放不開,她緩緩閉上起眼睛,絕美的容顏盡是羞澀的,任由楊天輕輕褪去自己身上的白裙與里面的貼身衣服。

    很快!

    一句潔白無瑕如羊脂玉般的酮體橫臥在楊天眼前,無論是那修長筆直的雙腿,還是那多一絲則肥少一絲則瘦的腰肢,以及那如藕一般的臂膀,都是那么的如此完美。

    不知不覺中,楊天渾身已是熱血沸騰,呼吸粗重如牛在喘,他發出底吼,三下五除二的脫光自己身上的衣服,向著那溫順的小白羊撲了上去。

    都說小別勝新婚,體力很好,耐力很驚人的楊天,一直折騰到第二日清晨,這才摟著滿面潮紅渾身無力的妻子一同沉沉睡去。

    楊天和林欣都知道,在不久的時間里,他們兩人就會分別十年之久,從這天起他們兩人就沒出過屋,只要醒來,就是做那夫妻之事。

    直到,第八天紫云紫霞發來傳音,說東海蓬萊仙島遺跡現世比預計提前了兩個月,他們的行程提前,在十天后中午出發,有什么事需要處理的趕緊在這十天內處理完。

    楊天作為白云觀觀主,這次要起碼離開十年之久,無論有沒有事,都要回去一趟。

    紫云紫霞有事情無法送楊天回白云觀,就給了他一塊可以在云上省下屬郡縣使用傳送陣的令牌。
fc赛车pk10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