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穿越小說 > 蘇廚 > 第二百零七章 破甲錐
    第二百零七章破甲錐

    張恕看了看參軍,參軍拱手:“長史,其實可以申報轉運司,十萬箭的課務,能否以兩萬這種神箭相抵?這可比那強多了啊!”

    張恕不置可否,掉頭問道:“石老,此……破甲錐,價值幾何?”

    石富嘿嘿笑道:“這個……要是真如參軍所言,十萬變成兩萬,生意就做不成了。”

    除了蘇油,所有人都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卻是為何?”

    石富笑道:“要造這種箭,需要生產大量工具,模具,磨具,這叫先期投入;后邊鐵料,煤料,竹漆絲羽,叫后期投入。生意的利潤主要由后期投入產生,如果生產的量太少,沖抵不掉先期投入,那我們反而是要虧本的。”

    張恕這才恍然:“有道理,那你們可有應對章程?”

    石富說道:“我們計算了一下,如果一次性生產十萬支破甲錐,可以將價格控制在兩百錢一支,如果有二十萬支的訂單,我們則可以壓到百五十錢一支;如果三十萬以上,我們百三十錢一支都能接受!”

    參軍本以為這種箭起碼得三四百文一支,一聽如此便宜,忍不住一下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此話當真?!”

    張恕招呼參軍:“且先坐下,如此一來,就已經不是縣里的事務了,這事情必須移交轉運司,由他們來定奪。”

    參軍說道:“長史,這可是軍功策勛!將箭給我,我現在就出發,就借世家的掠水舟去成都!明日可知結果。”

    張恕轉身對石富道:“石公,這箭打造,需要多少時日?”

    石富笑道:“如果以三十萬計的話,蘇石兩家能在三月內交付。”

    這下張恕也坐不住了:“如此便拜托參軍趕緊去成都跑一趟差,等等,待我再修書一封,你直接去見我父親。”

    次日參軍消息傳回,轉運司同意了,破甲錐五十萬支,價格每支一百五十文!

    七萬五千貫的大訂單!

    石富和蘇油面面相覷,不是說好的能控制在一百三十文以內嗎?

    張恕拉著石富進了內室,兩人嘀嘀咕咕了半天,出來之后石富滿臉堆笑:“還是張學士所慮周翔,此番差點失了計較。”

    張恕拱手:“如此便有勞了,不過質量上必須經得起我父親派人抽檢。”

    石富笑道:“那是自然。”

    從縣衙里出來,蘇油便問:“怎么回事兒?張學士是出了名的明白人,怎么變得如此糊涂了?”

    石富背著手搖頭贊嘆:“所以人家能當學士呢,這箭必須得定在這個價,周圍弓箭坊方才有活路,此為其一;此番課務,主要為汰換川中四路武庫,如果價格過低,汴京那邊要是覺得有搞頭,那川中一支箭都留不下,此為其二;大宋防務重點,是北方和西北,這才是張學士讓轉運司汰換武庫的目的,可不是為了給朝中那幫只會校閱的花花部隊增光添彩用的。”

    蘇油明白了,果然是計相出身,慣于用經濟手段解決政治問題,通過抬高價格這種辦法,將箭留在四川,之后輻射西北,最后才考慮汴京。

    很合理,不過在很多大宋迂夫子的眼里,怕是要落個目無君父的罪名,因此只能做不能說。

    至于這多出來的這點零頭,你好我好大家好,就是打點費用了。

    石富轉身,對蘇油說道:“我石家武勛出身,世世代代,和大宋武備哪里就真脫得干凈干系?石家弟子,既要在戰場上一刀刀拼殺,還要遭忌諱側眼,永遠出不了頭,用你的話說,那叫高風險,低收益。”

    “如今有了這個契機,轉入軍器生產,我石家弟子的性命,算是真正保住了。明潤,此等大恩,當受老夫一禮。”

    蘇油趕緊跳到一邊:“別別,怎么越說越玄?事情還能和這個扯上關系?”

    石富笑道:“說你聰明吧,那是真聰明,可有時候怎么就轉不過彎來呢?你若是官家,能放任一個世家,既在軍隊中有基礎,又掌握著厲害軍器的生產?從此后,只要我石家不斷搞出好軍器,石家弟子,便會一步步從戰場上脫身出來。”

    “雖然這樣對軍中的影響隔了一層,可是主從關系變了啊!從以前石家求軍方照顧兒郎,變成了軍方求石家提供精品,哈哈哈哈……走,回去喝酒!今日老夫要大醉一場!”

    蘇油呆呆地跟在后邊,老子就說石家怎么對我這么上心,原來是早就琢磨透了!

    妖孽!全都是妖孽!沒一個是省油的燈!

    ……

    新式箭支的制造,對可龍里的技術儲備來說,已經沒什么難點了。

    箭桿就是用的井上搭建井架和井道剩下的的廢料。

    竹筒剖成竹條,然后用砂輪機打去皮和芯,只留竹肉。

    將竹肉條變成圓竹棍,那是早在土地廟就已經成熟的工藝,建房,造竹家具用的竹釘子,就是在帶刀片的凳子上拉出來的。

    如今統一調整了規格,工具交給可龍里的各家各戶,農閑時節正好做工,而且男女老幼都能干。

    五十戶人家,每天每家繳納一百箭桿,就是五千支。占農閑三個月,啥都不耽誤。

    箭桿胚子造好后,捆成捆,上鍋蒸制,然后送入通有爐窯熱尾氣的烘房烘烤,箭桿胚便能自動矯直。

    接下來就是在鋸床上裁剪,得到統一規格的箭桿。

    噴上調有生漆的桐油,送入保持濕度的漆室進行絡化干固,形成漆膜,便于今后防潮。

    相比箭桿,箭鏃反而更加簡單,先是用帶圓槽的錕桿滾軋出鐵盤條,然后逐步輥壓成細鐵條,再用砂輪鋸片切割成小鐵圓柱。

    娃子們將軟鐵圓柱一顆顆安放在高錳鋼沖壓模具的模坑中。送入鍛床之下,用模具鍛合。

    一通錘鍛之后,磨具合攏,取出來再打開,就是滿滿一盤統一標準的帶尾巴的箭頭。

    用鉗子夾去溢出周圍的鐵皮,上砂帶機粗磨一下,送入滲碳箱滲碳,一箱可以處理上千枚箭頭。

    如今的好箭,箭羽是雕翎,其次是天鵝的,然后是大鴇,最次的用大雁。

    蘇油懶得費那勁,就用的可龍里鵝羽鴨羽,將箭羽從雙羽改為三羽,輕松解決材料強度和大小不足的問題,穩定性還好了很多。

    不過得有小機械幫助,能將圓周等分三份的小搖盤,帶指示線,方便確定箭羽粘貼位置。

    再纏上蘇家織坊的高強度絲線固定,插上箭頭,安裝弦卡,一支箭便完成了。

    箭頭滲碳后還要上腳踏工作臺旋轉打磨,去掉表面雜質,打磨光滑。

    小搖盤還能在這里派上用場,夾持箭頭,在工作臺上用砂帶機推出出角度精準的三棱箭尖。

    這一步其實蘇油覺得可以不要,后世也沒有聽說有三棱尖的子彈頭。

    不過這娃是被后世的慢鏡頭誤導了,箭的確會旋轉,但那是尾羽的不絕對均勻造成的,和子彈的高速旋轉是兩個原理。

    不過好在他比較謹慎,沒有大量應用的實驗數據來證明之前,目前這工序出于照顧宋人的習慣,也給與了保留。

    重要的是工藝流程簡化,大量高精度的加工工具的引入,使操作變得簡單,只需要兩天,就能培訓出操作固定工序的人工。

    流水線分工合作,讓效率變得極高,可龍里很快就變成了一個日產六千破甲錐的大工坊。
fc赛车pk10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