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小說 > 劍仙在上 > 第五百九十三章 蒼天霸血
    男子仗劍而舞,赫然是琴帝,女子撫琴而動,便是臻妃,她尋找尋就的劍膽琴心譜,卻是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臻妃臉色勃然而變,心頭一沉。

    “不!”

    “劍膽琴心譜,必定就是它。”

    雪宓縱身而起,笑意盎然,想要摘下劍膽琴心圖,但是卻無論如何也做不到。

    “怎么會這樣!”

    雪宓神色冰冷,低沉著說道。

    “劍膽琴心譜,竟然是在他手中。那我便進入這劍膽琴心圖,一看究竟。”

    雪宓心頭一震,發現那劍膽琴心譜,竟是在圖中男子的手中握著,也就是說,這是一副圖中圖!

    “千萬不要讓她進入劍膽琴心圖!”

    臻妃嘶聲力竭的吼道。

    但是雪宓與聶小仙已經縱身而起,直接躍入了劍膽琴心圖之中,那是圖中陣法,自成空間,簡直就是鬼斧神工一般,但是對于雪宓來說,她還是太了解琴帝了。

    那一刻,戰神黑起的眼神微微一動,眸中竟然出現了一抹神光,不過此時,雪宓已經進入了劍膽琴心圖之中。

    張天澤想要去阻攔雪宓,終歸還是晚了一步。

    “小子,這是我的蒼天霸血,只剩下三滴,可助你短暫提升霸體,能否攔住雪宓,就看你的了。”

    戰神黑起聲音渾厚,無比低沉的說道,反掌之間,手中三滴蒼天霸血,直接射向了張天澤。

    “多謝。”

    張天澤重重點頭,這一戰,不僅是要救下蕭若雪,更關乎自己跟周雨辰的生死,張天澤自然不會怠慢。

    “黑起,你……你還活著?”

    臻妃滿臉錯愕,驚喜莫名。

    “帝君,他……到底在哪?”

    臻妃滿懷希望的看著戰神黑起,不過戰神黑起的眼神卻是越來越暗淡。

    “我的職責,就是守護呂梁國,守護臻妃,其他一概不知。”

    說完,黑起便是指了指頭頂,干癟的頭顱也是緩緩的低了下去,手拄著十字劍,徹底的失去了最后一絲意志與精魂。

    “帝君,你究竟在哪?”

    臻妃抬起頭,一口鮮血噴薄而出,雙眼失神。

    “不盡落花隨流水,一夢千秋自輕狂,不是黃粱勝呂梁,千絲萬念斷君腸。”

    臻妃的臉上寫滿了絕望之色,至今為止,她都不知道琴帝最終去了何方,連唯一知曉的人,戰神黑起,也是在這個時候消逝而去,琴帝之蹤,徹底成為了未解之謎,也是她一生都難以忘懷的東西。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光陰匆匆幾十載,有些東西,總會過去的。千年等候,無疾而終,或許這本就是早已經預定的結局。”

    張天澤忍不住感嘆道,臻妃心如薄涼,萬念俱灰,深愛之人,消失無蹤,哪怕是為他設立的千萬年墓冢,亦是轉眼成空。

    “我知道,但是我還是不愿意相信,難道帝君就真的忍心這么拋棄我嗎?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心死莫如殤。”

    臻妃飽含深情,可是這份執著,如今卻已經是一文不值,因為自己思戀的帝君,已不知身在何方。

    “生生死死,總有歸屬,珍重。”

    張天澤轉身而去,直奔那劍膽琴心圖而去,戰斗還沒有結束,他更不能就此離去,劍膽琴心譜,更是不能落入奸人之手,不然的話,一旦讓雪宓從這琴帝之墓中逃走,那么可能就是一場人族的災禍,天下的劫難。

    “萬事小心!劍膽琴心圖,自成陣法,雪宓實力不容小覷,即便是有戰神黑起留給你的三滴蒼天霸血,也切記要小心行事。”

    臻妃低聲說道,眼神無比的復雜,十分擔憂的看著張天澤,已不知究竟是臻妃還是蕭若雪。

    “好。”

    張天澤提身而起,一滴蒼天霸血,沒入他的眉心之中,張天澤渾身一震,體內的霸血,似乎開始沸騰起來,周圍的空間,變得扭曲,他的眼神更是充滿了冷厲與霸道。

    戰神黑起的蒼天霸血,逐漸被自己吞噬,吸收,張天澤感覺到自己的霸血似乎被點燃一樣,徹底燃燒,一股無窮的戰意,驚天而起,直沖九霄云上。

    他的霸體也是在這個時候出現了極大的變化,身體的強度一變再變,雖然只是一滴蒼天霸血,但是對于張天澤來說,卻是異常恐怖的,畢竟曾經的戰神黑起,乃是古國之大將,甚至是人族的巔峰強者,絕對不容小覷。

    承載了這一滴蒼天霸血,張天澤的實力也是突飛猛進,蒼天霸血帶給他的好處不言而喻,那股氣沖云霄的霸體之勢,連他都望塵莫及,就像是鯰魚效應一般,那一滴蒼天霸血將張天澤體內的血脈徹底推向巔峰。

    張天澤可以想象的到,自己的霸體已經達到了第一重煉體期巔峰,而這一刻,似乎直接突破了煉體期,達到了第二重煉骨期初期,那是難以揣測的境界,張天澤感覺到前所未有的興奮與狂暴,霸體的氣息,一再攀升,雖然只是短暫的,但是這一滴蒼天霸血,對于張天澤卻有如涅槃重生一般。

    張天澤心有猛虎,戰意凌云,這一滴蒼天霸血,凝聚了戰神黑起的霸道與狂暴,曾經的王者,遠古的戰神,究竟有多么的恐怖,不言而喻,即便是死去萬載歲月,依舊是能夠留下這三弟蒼天霸血,令人難以置信。

    除了張天澤,沒有人能夠明白這蒼天霸血給他帶來的恐怖。雖然不是境界的提升,但卻是霸體的蛻變與跨越,短時間之內,張天澤的霸體,已經達到了他所能承受的極點,煉骨期的強悍,讓他再一次刷新了霸體的強悍,與煉體期想必,就如同一個孩童對上一個五大三粗的壯漢一般,那種高低落差,顯而易見。

    張天澤屏息凝神,跨入了劍膽琴心圖之中,追擊而去,他絕對不能夠讓雪宓得逞,這一刻的他,渴望戰斗,渴望變強,渴望釋放自己的狂暴之力。

    “張天澤,你一定要活著回來,一定要……”

    臻妃喃喃著說道,但是卻是心底的另一個聲音,在默默的呼喚著。
fc赛车pk10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