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小說 > 最強狂兵 > 第3766章 宙斯的電話!
    螳螂捕蟬,黃雀在后,這個世界上,類似的場景總在不斷地上演著。

    鷸蚌相爭的時候,總不會想著身后還有等著撿便宜的漁翁。

    蘇銳正在和天正教廷激戰呢,結果在幾公里之外,地獄的加圖索上將聯合星空之神,已經對他們虎視眈眈了。

    “我也覺得這是個好主意。”加圖索上將呵呵笑了笑,聲音雖然低沉,但是其中好似蘊含著極大的能量:“不過,不能近距離的看一看那個把地獄攪合的天翻地覆的小子,我還有點不太甘心呢。”

    “去看一看也無妨。”星空之神笑了笑。

    他負手而立,白袍被清風吹動,看起來有股飄然之感,仿佛真的是天神下凡。

    至于地獄上將加圖索,則滿身都是濃烈的軍人氣場,鐵血,硬漢,如山如岳,好像完全不可撼動,和星空之神是完全兩種不同的風格。

    “不,意義并不大。”加圖索上將說道:“其實,吞掉黑暗世界,本來就不是地獄的目標,而是你的目標,我們是基于某些共同利益所達成的合作,我希望你能明白這一點。”

    “我當然明白這一點,而且從始至終都很清醒。”星空之神的聲音很輕松,并沒有因為加圖索說著如此直白而產生任何的不快,說完之后,他甚至補充了一句:“我知道,其實你甚至不想這么快的殺掉阿波羅,你一定是有了把他吸納進入地獄的想法。”

    “我確實想過,畢竟這么優秀的后輩,誰都想要提攜一把,如果放任其在敵營中成長起來,那么對于我來說也不是什么好事。”

    “你們盡管放任他成長,等成長起來再吸納也不遲,畢竟,地獄有著讓所有人無法抵抗的誘惑力,不是嗎?”星空之神說到這里的時候,唇角微微上揚,一臉的輕松。

    “不,還是有人抵抗住了,比如說宙斯,比如說……你。”加圖索上將像是想到了什么,虎目之中出現了一絲遺憾的神色:“現在,顯然,這個阿波羅也會是這樣的人,這個世界上,總會有一些不為利益所動的異類,說實話,我并不喜歡這樣的人。”

    “可你自己也是這樣的人呢,按照你的說法,你應該很討厭你自己才是,上將先生。”星空之神笑了笑。

    加圖索上將聽了這句話,沉思了一下,微微頷首:“你說的沒錯,屁股決定腦袋,我的立場決定了我必須要這樣講。”

    …………

    “小伙子,你前途無量,所以,我覺得,我們完全可以好好的談一談。”老教皇看著身前的蘇銳,說道。

    隨后,他并沒有立刻等蘇銳的回復,而是扭頭對佐伊內絲說道:“我的孩子,你可以下去包扎一下了,權當是個教訓,我之前無法說服和阻止你,只有用這種方式才讓你吃到一次教訓。”

    這已經不是簡單的吃到教訓了,而是刻骨銘心的傷痛。

    畢竟,之前的佐伊內絲如果后退的稍稍慢一些,那么就極有可能被蘇銳血腥而殘暴的開膛破肚了!

    老教皇這個爹當的可真是夠狠心的,之前那慈祥溫和的樣子,此時此刻至少失去了一半了。

    佐伊內絲聞言,二話不說,便轉身朝著教堂后面走去了。

    這種時候,她自然也不會有任何和父親較勁的意思。

    “她走不了。”蘇銳說著,雙刀平平舉了起來:“誰攔著,誰就得死。”

    這話語中充滿著強烈的決心與殺意。

    聽到這句話,佐伊內絲的腳步下意識的停頓了一下,眼中滿是陰霾與屈辱。

    她是個極有野心的女人,受到了這樣的打擊,讓她覺得顏面蕩然無存,心中對蘇銳不僅沒有了半分好感,反而全然都是濃烈的恨意!

    在佐伊內絲看來,是蘇銳導致了這一切的發生,圣騎士團幾乎全軍覆沒,蘇銳必須要承擔主要責任!

    在一個沒有理智的女人眼中,根本不會有任何的邏輯關系存在。

    不過現在,對于某位圣騎士團的團長而言,她現在必須要忍耐。

    “佐伊內絲,你沒聽到我的話嗎?”蘇銳的聲音之中滿是清冷,甚至是森寒。

    “孩子,何必如此的咄咄逼人呢?有些事情,達成和解豈不是更好?畢竟你并沒有受到什么實質性的損失,而天正教廷已經死了很多人了。”老教皇說著,看了看地上那些尸體與鮮血:“他們都是活生生的人,現在全都失去了在人間生活的權力,而現在,是我們握手言和的最佳時機。”

    “天正教廷一而再再而三的針對我和太陽神殿,這件事情我已經不想再忍了,這一次,我覺得是時候結束了。”蘇銳說著,看了看面前兩個似乎是隨時可以躺進棺材里的老人,說道:“當然,握手言和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們把那個女人的性命交給我,就行。”

    蘇銳的心里早就開始了冷笑。

    這時候,天正教廷處于了下風,便開始提什么握手言和的事情,可是,如果他們是上風的話,會答應蘇銳一方的求和請求嗎?

    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唉,冤冤相報何時了,不如就此止戈。”老教皇輕嘆了一聲,看似有著濃濃的悲天憫人的情懷:“孩子,你還年輕,還不知道和平的可貴。”

    “你對我談止戈?你對我談和平的可貴?”蘇銳再度冷笑兩聲,“有沒有仔細想過,當你們派人前往東洋對我的女人動手的時候,當你們的宗教裁判所去非洲暗算我的時候,當你們的紅衣主教轟炸太陽神殿的時候,你們想過求和的事情嗎?”蘇銳的眼神之中都透著徹骨的寒意。

    毫無疑問,這位老教皇的話,在蘇銳的耳中和笑話根本沒什么兩樣。

    “所以,她今天無論如何都走不掉,誰阻擋都不行!”蘇銳瞇著眼睛,單手握著雙刀,右手在腰間一抹,一道烏光便朝著佐伊內絲爆射而去!

    四棱軍刺,出手!

    佐伊內絲此時背對著蘇銳,胸口的傷處和不斷的失血讓她的行動能力大幅度削減,再加上蘇銳此時是含怒出手,在這種情況下,佐伊內絲真的很難躲得開!

    佐伊內絲的后背瞬間被冷汗所浸透了!

    一股死亡的氣息將她牢牢鎖定住了!

    “難道說,自己就要死了嗎?”當這個想法冒出來的時候,這位圣騎士團長的心里面涌現出了濃濃的不甘!

    她此時的選擇并不多,只能用盡全身的力氣,朝著旁邊翻滾而去!

    在蘇銳的含怒出手之下,四棱軍刺幾乎眨眼即到!佐伊內絲并沒能順利躲開,她還是受到了傷處的影響,動作遲緩了不少!

    這個漂亮的女人似乎下一秒就可能被四棱軍刺穿透身體,然后香消玉殞了!

    在這種情況下,蘇銳根本不可能有半點憐香惜玉的意思!

    然而,就在這時候,那位看似已經隨時可以入土為安的老教皇,忽然抬起了手中的權杖。

    是的,只是看似不經意的一抬而已。

    那權杖便如同蛟龍出海,直接追上了蘇銳所射出的黑色電芒!

    …………

    “我似乎能夠感覺到,現在是阿波羅占據了優勢。”星空之神說道:“畢竟,賀天涯曾經很認真的警告了我,但是我看起來并沒有當做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加圖索上將看了看星空之神:“說實話,現在的你已經不會在意這些了,哪怕把所有可能發生的危險都告訴你,你也一定會去做這件事情的,不是嗎?”

    “沒錯,我一直都都不是一個很謹慎的人,否則的話,我也不可能拿回星空神殿。”星空之神淡淡講道。

    遠處激戰還在繼續,作為超級強者,即便相隔這么遠,他們兩人也能夠感清楚的感覺到戰況的激烈。

    “假以時日,這將是你們地獄最頭疼的敵人。”星空之神說道。

    “不,阿波羅將會是你最大的敵人,地獄完全可以不和他發生任何的矛盾。”加圖索上將說道。

    星空之神知道,加圖索之所以這樣說,并不是因為退縮,而是事實,是基于地獄的立場使然。

    “我覺得現在你可以動手了。”加圖索上將說道。

    事實上,這一次地獄并沒有來太多人,主力部隊還是星空神殿,加圖索上將基本上是來觀戰的。

    這一次拉丁美洲之行,星空神殿早就已經做了充分的準備了,畢竟,這上百年來,星空神殿和天正教廷總有一些外人所不知道的密切聯系。

    至于到了星空之神的時代,這種聯系還是不是存在著,那就沒有人知道了。

    “其實不著急動手,等他們兩敗俱傷吧。”星空之神負手而立,聲音淡淡地說道。

    這一刻,雖然他的神情很平淡,但是眼睛里面卻好像有著電閃雷鳴。

    這時候,加圖索上將本想說些什么,可是他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是我的秘書。”他看了看號碼,走到了一邊,把電話接通了。

    “加圖索上將,你好。”一道渾厚的聲音傳了出來。

    聽到了這句話,加圖索上將的眉頭狠狠地皺了起來:“宙斯?”

    沒錯,這是宙斯的聲音!

    “就是我。”宙斯的聲音一片平靜。
fc赛车pk10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