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網游小說 > 無限氣運主宰 > 第1427章 慘淡下場
    對蘇景而言,若說虧欠最多的,恐怕便是面前這個嬌~小可人的小姑娘了。

    因此,哪怕其實此刻已經可以前往尸山別院,去做自己想做之事。

    但他還是按捺了幾天……

    不為別的,就是想多陪一陪秦穹。

    須知道,她如今身在阿房宮內,日后再想兄妹兩人這般自如的相處,怕是難上加難了。

    除非……

    但那樣她又要傷心了。

    望著前面小姑娘那歡快的倩影……

    與那個冷若冰霜的穹不同,這個小穹可愛而又嬌憨,一路走來,仿佛一只百靈鳥一般圍繞蘇景左右,嘰嘰喳喳之聲不絕于耳,聽來悅耳動人。

    聽著秦穹跟自己說起這阿房宮之內諸多的景致來由,看著她那開心的笑臉,蘇景心頭亦是一陣舒緩,只感覺之前斬殺韓無垢的沉悶心情都愉悅了許多。

    只是說著說著……

    她驀然停頓了腳步。

    “怎么了?”

    蘇景柔聲問道。

    “沒……沒什么……”

    秦穹笑著回轉身子,抱住蘇景的胳膊,說道:“咱們走吧……哥哥。”

    蘇景順著她剛剛的目光望去,正看到一名蓬頭垢面的女子,衣衫襤褸,面容烏黑,口中正自嘀嘀咕咕的念念有詞,仿佛在說著些什么。

    “她是……”

    蘇景臉上露出了錯愕神色。

    “是王美人。”

    秦穹說道:“王翦之前于大殿之上暗算父皇,被誅連了九族……但王美人已經入宮,不算王氏之人,所以就沒有殺他,只是將其打入冷宮,可后來沒多久,她就瘋了……每日里各個宮殿里穿梭,到處撿些殘羹剩飯吃,可憐的很。”

    說著,她忍不住扁了扁嘴,說道:“這一點的話,父皇做的是真的挺過分的,好歹秦亥也是他的兒子……王翦雖然犯下了大錯,但王美人好歹也為他生過孩子,他竟然這么無情,如果不是父皇對我還算疼愛的話,我真的會以為,他是不是沒有作為人的感情。”

    “這一點人家干的倒是挺仁至義盡的。”

    蘇景心道秦亥壓根就不是他的孩子,甚至于……王美人乃是昔年秦政入楚國為質之前娶的妻子,這個秦政碰沒碰過她都不好說……

    咦?

    他突然回過神來,臉上滿是若有所思神色。

    “怎么了,哥哥?”

    秦穹問道。

    “沒什么,只是突然有些感慨而已。”

    蘇景嘆道:“我見過她的次數不多,但每次這個女人都是衣衫華貴,眼高于頂,甚至于當初為了他的兒子,更想要我的命……沒想到現在的話,她竟然落到了這個下場。”

    “所以也是活該!”

    秦穹氣憤的說道:“每次我都想狠狠的嘲諷她,可看到她這可憐的模樣,我卻又不忍心說什么了,甚至于還要特地偷偷避開她……唉……真是煩死了,我要是壞一點就好了。”

    蘇景頓時失笑。

    他定定的看著秦穹,輕笑道:“沒辦法,我的小穹就是這么知道為他人著想,這樣不是很好么,干嘛要壞一點?”

    沒錯,穹就是這么可愛動人的姑娘,無論做什么事情總是顧慮著所有人的感受,這樣可愛體貼善解人意的姑娘,那個秦政竟然會說出什么殺了她……

    果然,人之將死,其言也善這句話,壓根就不適用于這個禽~獸!

    正想著……

    遠處,那正在垃圾堆里挑挑揀揀的王美人驀然間抬起頭,看到了蘇景。

    她眼底猛然閃現一道驚駭神色,驚叫道:“鬼啊……鬼……惡鬼索命啦……陛下,陛下救命啊……”

    她竟然就那么狼狽的向著遠處逃竄開去,手里甚至還持著一根已經完全干枯的雞腿骨。

    蘇景問道:“秦政不管她飯的嗎?”

    “她只有在冷宮里才有飯吃。”

    秦穹說道:“但她可能已經忘記了冷宮在哪里了……一個瘋瘋癲癲的女人,父親兒子都死了,丈夫也不管她,指不定哪天就會死在宮里某個無人知曉的角落吧,只要一想到她曾經那樣對哥哥,我就沒辦法去幫她,也只能任她自生自滅了。”

    “不用管她,連她丈夫都不管,咱們多管閑事做什么?”

    蘇景拉過秦穹的小手,笑道:“你現在需要管的人是我,陪我好好看看這里的景致吧……”

    “嗯,沒錯,我只需要管哥哥就好了。”

    秦穹甜甜的笑了起來。

    兩人手牽著手,一起往目的地走去……

    秦穹的寢宮,較之蘇景的尸山別院,自然是天壤之別,一桌一椅,皆是極盡華貴之能事,連帶著那足可保持燃燒數千年的鮫人香燭,在這里便足足擺放了十余支,將偌大的寢宮照的不見絲毫陰森!

    坐在秦穹的房間里,陪著她聊了許久……

    直到下午。

    蘇景才特地去了稷下劍宮。

    墨夢笙此時正在上課,成為先天宗師之后,雖然說話仍然有些磕磕絆絆,但比之前又好了許多,顯然,是因為重新有了自信的緣故。

    再加上她如今已經不再是犯人,而是真真正正的夫子,下方那些學子們對她自然不敢有哪怕半點放肆……

    靜靜的看了一陣。

    蘇景唇角浮現欣慰笑容,確實……

    夢笙說的對,除了這里之外,她已經別無可去之處,而且她從當初親手殺死了她的師尊之后,生命中最大的意義便是將墨家學說傳承下去,傳承給誰不重要……哪怕是那些秦國之人也無妨,學說本就不分國界。

    而且傳承到如今,稷下劍宮已經不再僅僅只是那些達官貴人的子弟們學習的地方了。

    哪怕寒門弟子,也有不少在此處學習……

    正好可以傳承她墨家的學說。

    她是個有自己目的,并且堅定不移的向自己目的前行的人,這樣心胸寬大的人,總不能強行把她羈留在自己的身邊吧?

    蘇景看了一會兒,沒再多說什么……

    也沒有打擾她,而是轉身往另外一處地方走去。

    言夫子已經很久未曾授課,他的弟子顏開雖然修為不算絕高,但所會的知識還是足以代替他傳授那些學子……

    而他如今已是入道至尊,連秦政也不會苛求他什么。

    蘇景進來的時候,他正自謄抄書卷……

    儒家竹簡何止萬卷,想要全部謄抄到紙上,這是個曠日持~久的工作,好在……言夫子似乎……沉浸其中,自得其樂。

    注意到蘇景,他微笑點頭,示意稍等。

    蘇景點頭,在旁坐了下來。

    這回……

    可真的是有求而來了。
fc赛车pk10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