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小說 > 快去創造奇跡 > 399、光芒
    金克扶著劉星大喊道:“哥哥。”

    陽光不知所措的說道:“劉星,你沒事吧?”

    劉星捂著胸口虛弱的說道:“我要不行了,你看看大家都快要不行了。再這樣下去都要輸了,全部都要輸了。”

    此時的場面,確實實驗體節節敗退。

    陽光看著眼前的場面,無比的緊張說道:“我……可是我不敢。”

    “那么你就看著大家都死在你面前嗎?”劉星說完思考著還需要逼一手,隨后閉上了眼睛假裝自己昏迷了過去。

    金克一時沒回過神,還真以為是自己沒有保護好哥哥。哥哥在沒有自己保護的時候中了彈,看見這個狀況急切的大喊道:“哥哥,你醒醒呀哥哥。”

    陽光不知所措,看著眼前的場面。

    確實已經沒有一位實驗體站在場上,所有的實驗體不是被限制就是被打暈。

    陽光站起了身子,雙眼蔚藍無比。

    陽光朝著戰場走了過去,嘴里不斷的大喊著:“不許再打了。”

    陽光已經喊出了自己最大的聲音,但雜亂的戰場沒有人聽陽光的話。嘈雜的戰場聽不見,聽見了的也不會因為一個人而做出改變。

    金克看著劉星又看著陽光,一時半會不知道如何是好。

    劉星微微睜開了眼睛,反手拍了拍金克。用手在嘴上做了個噓聲的動作,金克明白了什么高興的說道:“哥,你沒事呀。”

    劉星再度說道:“噓,這是激將法。”

    金克點著腦袋,看著陽光。

    陽光直沖向了戰場,嘴里不斷的大喊著:“給我停下。”

    距離陽光最近的一對人,是四位武裝人員正在圍著一位實驗體暴打。

    陽光的左手黃色的光芒騰盛而出,一甩從光芒照射而出。

    劃過了一位武裝人員,前一秒武裝人員還沒有什么反應。后一秒直接倒在了遞上痛不欲生的翻滾,翻滾了幾下的武裝人員開始在戰場上脫下了自己的衣服。

    白色的后背,一條深紅的光芒照射痕跡。被照射的部位嚴重的燒傷疼痛無比,陽光隨后一位位的的進行著燙傷。

    陽光的效率比起劉星都要快一些,但不足以致命。

    被燙傷的武裝人員和D級人員乃至實驗員本能的捂著傷口,那種大面積灼燒的感覺比起死亡更加難受。

    陽光揮舞著光照,勁量避免但也會傷害到自己人。

    而陽光在昏暗房間內釋放著能力,也幾乎醒了所有武裝人員的目光。

    特質的步槍都指向了陽光,劉星拍了拍金克的肩膀上去說道:“保護她。”

    金克點著腦袋,抓起了一旁的凳子就沖了上去。

    向著陽光射出的子彈,都被金克用長凳全部襠下。

    而陽光隨后一道光柱將其全部掃到,看著倒地的武裝人員捂著自己的手臂脫掉自己的衣服。上面深紅色的嚴重燙傷,表情即為痛苦。

    此時能作戰的僅剩下少數,陽光大喊道:“誰還敢打?”

    劉星曾經看見過陽光的報告單,知道她有著致命的殺傷力。只是沒想到這些年陽光能將自己的能力控制的那么好,現在能做到只殺傷不殺死敵人。

    一位武裝人員左手學著金克抓起了板凳護在了身前,右手抓著匕首朝著陽光沖了過去。

    金克先看見了這個狀況,雙手抓著自己的手里的板凳頂了上去。

    擋子彈的金克,每一次都會被沖擊力震蕩。但只要能讓子彈偏移就好了,可眼前是個比自己高大兩倍多的武裝人員。

    對撞上的一刻金克反而被推著節節后退,武裝人員感受到了金克甩了一下板凳。

    金克雖然夠快,但在足夠的力量下還是被推到在了一旁。

    武裝人員繼續朝著陽光沖刺,距離陽光越來越近。

    陽光雙手的光芒照向武裝人員,武裝人員用板凳全部擋了下來。

    板凳上能看見灰的發黑的煙冒出,但顯然都沒有傷到武裝人員。

    武裝人員還在挺進,身后有D級人員大喊道:“干掉她我們就贏定了,實驗體已經沒人了。”

    武裝人員距離陽光只差五米,大概三個身位。

    而陽光咬了咬牙,雙手聚攏在了一起。

    一道比起之前更加耀眼的光芒頒發而出,直接噴涌在武裝人員身上。

    那種火熱的感覺,雖然大部分都被板凳阻擋下來。但武裝人員的身上開始冒起了煙,而武裝人員也在瞬間停止了前進的腳步。

    陽光停止了照射,板凳冒著黑煙碎裂成了一塊塊的。而板凳身后的武裝人員則順勢倒在了地上。

    武裝人員身上冒著青煙,距離最近的陽光能聞到肉香。武裝人員已經死了,死的不能再死了。

    “誰再亂來,跟他一個下場。”陽光大喊道。

    原本柔弱的聲音此時卻清晰的傳到了每個人的耳朵里。

    劉星也嚇了一跳,這才是陽光真正的實力。

    “你們聽不懂嗎?為什么還要打起來。明明要來救援了,大家都能活著出去。非要猜疑干什么?就必須要死人才能結束這場戰斗嗎?就不能在一起多等一等,等一等說不定救援就來了呢?為什么就是不信?為什么?”陽光大喊道。

    這一下讓所有的武裝人員、實驗員乃至D級人員都嚇了一跳,沒有人再敢亂動。他們開始從實驗體的身上撤開,有的甚至舉起了手。

    不少還能動的實驗體,從武裝人員的身下拉回在地上的同伴。

    兩邊都開始處理傷員,在餐廳以中間界限分成兩個戰場。

    場面總算得到了改善,但兩邊幾乎都受了重傷。

    武裝人員這邊以燒傷為主,實驗體這邊大多都是挫傷。

    實驗員中幾位架著當時先手開槍的實驗員走向陽光,低著腦袋詢問陽光:“我能去拿一點急救藥品嗎?給受傷的治療一下。不打了,我們都不想再打了。最開始鬧出矛盾的那位我們把他交給你們,隨你們處理。”

    那位最先開槍的實驗員被要求跪倒在大廳中央,陽光點著腦袋詢問劉星怎么處理。

    劉星也只是讓他跪著,場面有了緩解。

    金克回去扶起了劉星,劉星走到了米婭身旁詢問她能否治療受傷的人。
fc赛车pk10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