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科幻小說 > 在電影里修行 > 第兩百一十四章鬼王
    “小海~”幽幽的聲音響起,睡的迷迷糊糊的小海似聽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

    “誰啊?”小海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在一旁的肥寶和封白對他的情況似乎一無所知。

    “小海~”又是一聲叫喊,小海看到在破廟外有一個白色的人影正背對著他站立。

    長發青絲,那人似乎正仰頭望月。

    “你是誰?”小海緩步走出去輕聲詢問。

    “我,,,,我來找你討債的。”那白色的身影猛然回頭,一張沒有五官的白色臉龐突兀的出現在小海眼前。

    “鬼啊!”小海在一瞬間清醒過來,然后一聲怪叫毫不猶豫的就想要逃回破廟。

    “嘿嘿嘿”白色的秀麗人影嘿嘿一笑,她的腦袋雖然和自己的身軀相連,但是脖子卻伸的老長,使得她那張沒有五官的腦袋輕松的追上了小海。

    朝旁邊一看,小海發現那只鬼竟然就在自己旁邊,頓時慘叫聲更甚,只是不論他怎么跑都沒法和女鬼拉開距離。

    看著幾乎嚇出眼淚來的小海女鬼終于沒了繼續捉弄他的打算,一雙有著修長手指的雙手搭到了小海的脖子上準備直接了結小海的性命。

    但就在這時一道符箓破空而來。

    “砰”

    但那女鬼似乎早有準備,其中一只手一揮,白色衣袖與符箓接觸頓時將之打爆在半空中。

    “小道士,終于忍不住出手了嗎?”妖媚的聲音從那女鬼身上發出,她拽著小海的脖子猛然將其丟向封白的方向,封白沒動,卻是肥寶提前算好小海落地的地方將其輕松接下。

    “呲呲呲”

    數道冒著火焰的符箓被封白祭起,而后同時沖向了女鬼。

    那女鬼依舊不為所動,兩臂抬起,衣袖如同蝴蝶般舞動,將她的前方給封住,那些符箓落到上面也只是濺出了些火花便紛紛消逝。

    但緊接著襲來的數盞蓮燈卻出乎了她的意料,那些蓮燈繞著她周身飛舞,一股無形的絲線不知從何時起附著在她身上,而后漸漸將之纏緊,最終讓她動彈不得。

    “這是什么鬼東西?”雖然沒有五官,但那妖媚的聲音仍讓人聽出這只女鬼已經被嚇的花容失色。

    封白沒有搭理她,只是手掐法訣準備將之封印起來。

    但緊接著就聽到一陣“砰砰砰”的聲音。

    環繞在女鬼周身的七朵蓮燈在同一時間怦然爆開。

    “畫眉,我早說過這次來的小道士不是常人,這次吃了教訓了吧。”厚重的聲音響起,一個身高接近兩米身著重甲,周身黑氣繚繞的鬼物從密林中走出。

    他的步伐每一步都不算大,但奇異的是也就兩三步的距離他就已經來到了白衣女鬼的身旁。

    “大王。”白衣無面女鬼楚楚可憐的叫了聲。

    “你這賤人好處沒撈著反倒惹了一身腥,現在吃了教訓了吧。”緊跟著又有一道清麗的聲音響起,聽起來是在訓斥那個名叫畫眉的白衣女鬼。

    事實上緊接著現身的女鬼有三個,開口的是一個青衣貌美的女鬼。

    另有兩個一個紅衣,雖然濃妝艷抹但依舊遮不住她那驚人的美貌。

    另一個身著紫衣,神色冷淡,從開始到現在一言不發。

    在他們出現后,無邊的黑氣翻滾,一個個麻衣鬼卒將這處破廟給完全的包圍了起來。

    “這些應該就是黑虎寨的那些土匪了吧?”封白明了。

    其實別看那些鬼卒密密麻麻數目繁多,實際上這些連意識都沒有的小鬼只能算是傀儡,只要把那幾只女鬼和那只鬼王降服,那些小鬼們就會自行崩潰。

    “小道士你也看見了,你今天是沒機會逃的,不如省點功夫直接把那一身精血給我,或許我還會發發慈悲送你們進入輪回呢?”那鬼王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貪婪道。

    “廢話這么多作甚,想要,那就來拿啊。”封白說完,一拍法壇桌案,登時濺起了無數糯米,大手一揮,那些米粒就化作一個個狹小的飛鏢沖向鬼王。

    手掌一推,那些米粒在半空中就被紛紛阻攔下來,大口一張,一個鯨吸這些對鬼物僵尸俱有傷害的糯米竟都被其吞下。

    “嗝”

    “味道還不錯啊。”打了個飽嗝那鬼王一副意猶未盡的模樣。

    “連糯米都能吃?”那鬼王生吞糯米自然不可能真的感覺美味。實際上他只是想給封白一個下馬威,先一步震懾住封白,給予封白一個他無比強大的暗示,以求接下來的順利攻擊。

    封白自然是明白那鬼王的用意的,也確實被他的這一手給嚇到了。但這反而更激起了封白的戰意,畢竟像這種等級的鬼物可是很難碰到的啊。

    “嘿嘿”

    鬼王笑了聲,大口一張,頓時有一股黑云似的霧氣被噴出席卷向封白。

    兩人斗法斗的激烈,肥寶他們自然也不可能干看著,四個女鬼分成兩波同時對付肥寶和小海。

    雖然有陣法加持讓肥寶能勉強對付兩只女鬼,但弱他一線的小海就不行了。

    兩只女鬼的攻擊讓他左支右絀,險象環生。幸好兩人配合的還算默契,一但有危險就互相幫一下,這才勉強能維持不敗的局面,但也撐不了多久。

    封白看出了那兩人的局面,他知道自己的時間不多了,一但拖下去自己這邊必敗無疑。

    心念至此,便也不在留手。

    “神首循黑道,冥冥超至靈

    暗明期朔望,陽德晦**

    高鎮黃旛闕,茅戢耀霜鈴

    至心俟多福,稽首諷真經”

    銅鈴搖起,呼呼的風聲在瞬間大作。

    張貼在破廟里的符箓們被紛紛點亮,一個大大的封字于法壇前方被凝現出來。

    “斬!”

    那鬼王絲毫不懼,反倒是揚起了自己手中長刀一斬而落。

    “轟”

    巨大的轟鳴聲將圍繞在四周卻恐懼于符箓的力量而不敢靠近的鬼卒們震的人仰馬翻慘叫連連。

    然而在場之人卻沒有人有心情卻管他們,桃木劍在空中飛舞同鬼王的大刀碰撞。

    黑氣繚繞,金光刺目。

    又有數道符箓凌空飛舞朝著鬼王飛去。

    “轟轟轟”

    爆炸聲接連不斷將破廟門前的大地砸出了一個個小坑。
fc赛车pk10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