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小說 > 九龍神鼎 > 第三千零三十一章 算盤落空
    然而,引凡城在控制力量一塊,有得天獨厚的能力,任憑夏靜雨反抗都無濟于事。

    嗖——

    夏靜雨瞬間被拉了過去,引凡城則借機往后一仰,要帶著夏靜雨一起進入氤氳氣流中。

    就在此刻。

    蘇羽不動聲色的點了點手指,光頭壯漢的口袋忽然脫落,且飛入引凡城的懷里。

    啊!

    一聲慍怒的驚呼里,夏靜雨和引凡城雙雙墜入氤氳氣流中。

    小宋姑娘惱火的跺了跺腳:“還是被他們搶了先,可惡!我們也走!”

    她帶著蘇羽和光頭壯漢,立刻鉆進去。

    可結果,蘇羽尚未靠近,便被排斥出來,只有小宋姑娘和光頭進去了。

    因為,他們是兩男一女,因此有一個男子要被排擠出來。

    不過,蘇羽并不著急的立在裂縫外。

    只見那氤氳氣流再度一陣震蕩,竟從中跌出一位身材婀娜的女子來。

    她,正是夏靜雨。

    遭到氤氳氣流排擠的她,重新回到祭壇。

    她略感訝然的環視四周,不禁望了望自己的身體,覺得有些困惑。

    為什么她被排擠出來?

    理論而言,不該是她和引凡城一同入內嗎?

    為何引凡城成功,她卻被排擠出來?

    真是奇怪!

    “仙子,若缺伙伴的話,不如算我一個。”蘇羽適時地開口。

    嗯?

    夏靜雨猛然抬頭,注視著渾身黑袍的蘇羽,訝然道:“你也在被排擠出來?”

    頓了頓,夏靜雨道:“情理之中。”

    只有小宋姑娘的天真的將蘇羽當做寵物,卻忽略其性別。

    遭到排擠,在情理之中。

    蘇羽微微一笑:“是啊!同是天涯淪落人嘛。”

    夏靜雨卻靜靜注視著蘇羽,眼眸深邃,透著逼人的睿智光芒:“我之所以被排擠出來,和你有關吧?”

    她一直奇怪為何自己被排擠出來呢,蘇羽一句似笑非笑的戲言,令她生疑。

    蘇羽沒有解釋,而是繼續道:“那么,仙子愿意和我組隊,進入其中嗎?”

    不否認,就是承認。

    夏靜雨心中確定,不由深深注視蘇羽:“可以。”

    她和蘇羽并肩而立,面向氤氳氣流,舉步走向其中。

    臨入內前,夏靜雨問道:“你是怎么做到的?沒人能夠改變歸墟帝主墳冢的規則。”

    就是圣山天子駕臨,都不見得可以改變陰陽同入的限制。

    蘇羽笑了下:“我當然沒有改變規則,只是把引凡城身邊的佳人,換成一只母妖獸而已。”

    呃!

    夏靜雨腳步猛然一滯,道:“你……”

    旋即,她忍不住笑出一抹花靨。

    那久違的笑容,清麗脫俗,如同初見她時的怦然心動,令蘇羽的心弦,久久不能平息。

    “你也太會整蠱人了吧?”夏靜雨掩嘴笑道。

    墳冢的規矩,的確沒有限制種族,男新人類和雌性妖獸,也算是陰陽同入。

    只不過,引凡城此刻怕是殺人的心都有了吧。

    蘇羽注視著夏靜雨,聲音輕柔而溫和:“你有難,我怎能不顧呢?”

    畢竟,是曾經的紅顏,曾經的心動,曾經的難忘。

    夏靜雨心思敏銳,立刻察覺到對方黑袍之下的異樣眼神。

    她笑容驟然斂去,恢復尋常的冷漠之色,面無表情道:“你我之間……”

    話音未落,蘇羽打斷,并補充她想說的話:“我們之間,保持距離吧。”

    這是夏靜雨想說的話,也是蘇羽想說的話。

    如今的他,擁有著鏡花天子的身軀,的確要保持距離。

    夏靜雨一怔,詫異的望了眼蘇羽。

    她莫名覺得,這個男人竟然和她有許些默契。

    “好。”夏靜雨點首說道,然后兩人并肩進入氤氳之中。

    這一次,兩人都沒有受到排擠,輕而易舉的就進入歸墟帝主的墳冢之內。

    雙腳剛觸地,眼睛都未睜開,便聽得大聲的爭吵。

    睜眼一看,只見天空黑白一片。

    一只眼睛般,黑白相間的巨大太陽,懸掛在蒼穹的頂端,俯瞰著無盡大地。

    大地上,全都是枯死,奇形怪狀的古木。

    遠處的湖泊亦是死氣沉沉,掀起不起半點漣漪。

    整個世界,都給人死亡的壓抑感。

    而一顆歪歪扭扭的大樹下,引凡城正在和小宋姑娘對峙,彼此都在痛斥,誰都不讓誰。

    “給我一個交代,這是不是你們干的?”引凡城握著一個妖獸口袋,怒火難平。

    小宋姑娘哪里是受的委屈的人呀?

    她暴跳如雷:“我還想問你呢,我的三頭黑蛟,為什么會在你手上?是不是你偷的?”

    引凡城那個怒啊!

    他處心積慮,想要爭取帶著夏靜雨獨自探險,好方便行事。

    結果全被一只妖獸給攪合。

    而這妖獸,竟是小宋姑娘的。

    以雙方當時的對峙狀態,說不是她干的,鬼才信呢!

    驀然間,蘇羽和夏靜雨的出現,引來雙方注意。

    正在氣頭上的小宋姑娘,一見之下就怒了:“好啊!你個養不熟的,我才剛離開,你就和這個女人糾纏在一起,還一起通過氤氳氣流!”

    “你們這對……”

    蘇羽額頭青筋直跳,道:“我說,你帶著兩個男人強行通過氤氳,不覺得應該先譴責一下自己的智商嗎?”

    嗯?

    小宋姑娘這才睜大眼睛,恍然道:“啊?你不是護身獸嗎?怎么也有性別限制?”

    全天下,大概只有小宋姑娘不知道。

    蘇羽揉了揉眉心,道:“不知道為什么,我總覺得這次探險會額外艱難。”

    有這樣一位“主子”,一路上怕是會很操心吧!

    “啊,哈哈,那個,你看這里的天,好大好大呀!”小宋姑娘輕車熟路的岔開話題,笑哈哈道。

    蘇羽懶得理會她,望向身旁的夏靜雨:“仙子有何打算?”

    未等她回答,引凡城就慌忙扔下三頭黑蛟跑過來,關切道:“夏仙子,你沒事吧?”

    他試圖捉住夏靜雨的雙手,肌膚相親的問候。

    夏靜雨微微后退一步,道:“我很好。”

    引凡城橫了身旁的蘇羽一眼,喝道:“滾開!”

    而后再度試圖拉住夏靜雨的手,道:“我知道一個隱秘的地方,那里或許有驚人的寶藏,我們先走,別被人捷足先登。”

    可,夏靜雨直接躲在蘇羽身后,道:“抱歉,我和這位公子一起,你請自便。”

    其實,她誰都不想在一起。

    包括這位她覺得可疑的黑袍人,只是為了躲避引凡城,不得不出此下策。
fc赛车pk10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