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網游小說 > 魔性手游 > 第九十八章 葬【第一更】
    “不要!!!”

    眼見悟戰沖入鮮花之主布下的陷阱,僅存的三位金身和尚心悲若死。

    碎石。

    塵埃。

    碎裂的石頭自天空落下,給破敗的慈恩寺又造成二次打擊。

    這座自妖星降世后才建立的大佛毀于一旦,慈恩寺內還存活的和尚們更是集體失聲。

    沒了大佛的庇佑,沒了陣法的依仗,他們又能靠什么去抵抗鮮花之主的雌威?

    一些和尚甚至開始打坐誦經,期待那位大慈大悲的地藏王菩薩,能出手收了天上的妖孽。

    他們的作為是徒勞的。

    在毀滅大佛后,天上花瓣如雪花落下,很快就在慈恩寺的“遺址”上鋪上了薄薄一層。

    鮮花盛開。

    落地后,這些花瓣竟是化作種子,很快又孕育出一朵又一朵的鮮花。

    百花綻放,萬千爭艷。

    大片花海中,鮮花之主緩緩落地。

    身上無數花瓣變化為晶瑩的肌膚,玉足點在花瓣之上,鮮花之主向四周掃視了一眼。

    在四周香客與和尚的茫然中,她問:“是誰...喚吾之名?”

    誰在呼喚她?

    廢墟中,眾人相繼無言。

    您老跑這兒打了一架,順手毀了一座寺廟,結果居然不知道自己是干嘛來的?

    幾個殘存下來的、曾經跟隨在方丈身邊的武僧,腦海中想起一個時辰前“某個過路人”的話,更是羞憤欲死!

    最終,還是一位與方丈同輩的老和尚站出來道:“這位...神主,我寺絕無與神主敵對的想法,事實上,我們根本就不知發生了什么...”

    老和尚一臉的悲苦。

    原本慈恩寺歷代十六位“金身羅漢”現在只幸存下來三位,上百門徒只存二十余數,護山大陣更是被面前“神主”一巴掌拍碎。

    慈恩寺經這一劫,卻是比妖星降世時的損失還要凄慘的多。

    “我等原本正在給香客祈福,您忽然降臨....”

    說道這里,老和尚忽然痛呼。

    一朵鮮花正伸出根須穿透他的鞋底...

    鮮花之主看了他一眼:

    “召喚吾的人就在此方。”

    無視了已經開始作亂的花朵,鮮花之主放開神念掃視寺廟,很快,就找到了那佛塔之下,幾個還昏迷在陣法中的和尚。

    被鮮花覆蓋的祭壇旁,一堆花瓣無風飄動。

    很快,又一個鮮花之主凝聚身形。

    新出現的鮮花之主紅袖一揮,祭壇中央因失血過多而昏迷的大和尚睜開眼睛。

    “花...花香?”

    掙扎著花瓣中爬起來,和尚翻身想要站起來,結果見到面前一個秀美絕倫的女子正站在自己身前。

    咕嚕,和尚咽了下口水。

    “我...我在做夢么?”

    停止動作,和尚直勾勾的看著鮮花之主。

    從最初的震撼、很快轉化為迷戀。

    沒有起身,而是四肢用力的爬面前女子。

    “美...美人兒,來,我乃江西巨富賈半城之子,你陪我喝一杯,金銀打賞大大的有...”

    和尚這副做派,看的伴隨而來的金色羅漢眼角抽搐。

    鮮花之主神色默然的看了他一眼。

    手一揮,四周花瓣把剛醒來的和尚包裹。

    臨死前,被無數花瓣榨壓精華的和尚,臉上神情還是色與魂授....

    “神主恕罪,我等也未曾想到寺里竟藏有這等藏污納垢之徒...”

    一旁跟隨的金色羅漢進言。

    鮮花之主看了他一眼:“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另一邊,另一位站在偏殿前小號地藏王像前的鮮花之主,也同樣的說出這句話,讓已經被花朵寄生了雙腳老和尚汗顏。

    老和尚能去說什么?

    誰家好兒郎,能好端端的日子不過,跑來寺廟里當和尚?

    風氣如此,他們這些廟宇若是不收這些犯罪之人,豈不是早早就斷了傳承?

    老和尚心中凄苦難言。

    還好,鮮花之主沒有繼續追問,只是盯著偏殿的地藏王像,說出了一句老和尚聽不懂的話。

    “佛門推廣食素,你又說地獄不空誓不成佛,

    這是...看不起我?”

    啪嚓。

    正面相對鮮花之主的佛像...

    裂了。

    在老和尚驚慌的目光中,鮮花之主化為花瓣,被一股清風吹著飄向天穹。

    顧不得佛像碎裂,老和尚追出廟門。

    “神主留步...”

    抬頭。

    就見那女子站在花海蒼穹,無數花瓣...又一次向慈恩寺遺址砸下。

    原本躲藏在暗處的兩位金身羅漢化為流光,迅速奔逃。

    老和尚痛哭。

    “佛主啊!

    我我慈恩寺一千零七十四年的基業,

    就...這么...該結束了?”

    回答他的。

    是自高處涌來的花海....

    ......

    ......

    “結束了。”

    現實中,寢室內。

    看著淹沒了半個山頭的花海,和那出逃的兩道金光,趙陽神色淡然的出聲:“準備好,我們要跑了。”

    “跑?”

    “往哪兒跑?”

    “不是已經結束了么?”

    還被眼前一幕震撼著的幾個玩家不解。

    面前這一幕太過震撼,讓他們舍不得移開目光。

    “逃命,順著水路一路向北,我們今晚在桃花源小歇。”

    “桃花源?”

    “屈原說的那個?”

    “我們在藏一會兒不行么?那什么...鮮花之主不會注意到我們吧....”

    “別廢話,跟緊我。”

    趙陽控制角色把身上的沙土扒開,迅速潛入小河中。

    彎著腰,角色只留下一個腦袋露出水面。

    頗為讓趙陽驚奇的是,這一次,他的角色居然沒有發抖,反而是神色安穩的執行趙陽發出每一個指令。

    在他身后,幾個玩家小心翼翼的跟著。

    看他們那輕手輕腳的模樣,怕是忽然冒出一只老鼠都能把他們嚇個半死。

    角色的表現讓握著手機的趙陽有些玩味。

    “是傳承的原因?傳承還能治好膽小的毛病?”

    一路逆流而上,足足在水下游了快一個時辰,直到回頭見不到那片花海后,趙陽才讓幾人爬上岸。

    匆匆上岸,找了一處向陽的空地,趙陽控制角色用真氣烘干衣服后,才想起向幾個玩家解釋。

    “你們剛剛見到的那位,是游戲里的總boss之一,

    記住她的模樣,

    以后見到了,無論當時處于什么樣的境地,你們要做的就是第一時間朝有水的地方跑。”

    “呃....”

    “好。”

    “絕對沒問題,都聽趙陽哥的!”

    “陽哥,那個...那個總boss,我看著挺漂亮的啊...有沒有...有沒有攻略她的希望?”

    說出這句話的孫宇。

    就見到。

    游戲里趙陽的角色一臉詫異的看著自己。
fc赛车pk10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