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小說 > 逍遙小神棍 > 第359章:吃屎去吧!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359章:吃屎去吧!

    果然,平時冷冰冰的文倩,主動送上去一個香吻。

    這可把高可給驚壞了。

    一直以來,他都把文倩當成那種高冷女神。

    因為文倩平時非常的冷,不茍言笑,全部的心思投放在工作當中,不解風情。

    而且文倩沒交過男朋友。

    高可曾經一度的懷疑過,他如果跟文倩在一起之后,除非結婚之后,結婚之前文倩最多只能給高可牽牽小手,偶爾可以親親小嘴。

    但是……但是,她現在居然親了別的男人。

    “尼瑪……”

    高可瘋了,眼睜睜的看著兩個人在他面前甜甜蜜蜜。

    高可整個人都懵逼了,愣愣的問:

    “你們是情侶嗎?”

    “不是啊!”陳二寶回道:“我們只是朋友。”

    “那……”

    朋友可以親親??

    高可不懂了,他看了看文倩,又看了看陳二寶,難道文倩是喜歡親親的人?

    看了看文倩,高可作死的問了一句。

    “文倩,那你可以親我一下嗎?”

    文倩頓時臉色一變,目光如刀,盯著高可,質問道:

    “我為什么要親你?”

    “因為……因為……”

    高可隨便找了個理由:“因為我喜歡你啊。”

    “我不喜歡你。”

    文倩干脆利落,嫌棄的白了高可一眼,轉頭看著陳二寶立刻變了一張臉。

    “謝謝了,二寶。”

    “咱們之間誰跟誰啊。”

    陳二寶摟著文倩的小蠻腰,笑瞇瞇的手:

    “有些人啊,給他臉他不要,非要讓人打他的臉,你說是不是賤?”

    文倩對案件非常敏感,但是其他方面就比較遲鈍了,愣了一下問道:

    “你在說誰呢?”

    陳二寶嘿嘿一笑,說道:“沒誰,你快點回去休息吧。”

    兩個人當著高可的面前,膩味了好一會兒,文倩才上樓去。

    文倩離開之后,高可瞪著陳二寶,兇巴巴的道:

    “陳醫生,你是不是得給我一個交代?”

    太過分了!

    文倩可是他的女神,捧在手心里面怕掉了,含在嘴里面怕融化了,居然被陳二寶給親了,抱了。

    陳二寶必須給他一個交代,否則高可忍不住要揮拳頭了。

    “交代?”

    “我又不是日了你老婆,給你什么交代?”

    陳二寶根本不搭理他,白了他一眼,轉就走了。

    “媽的!”

    看著陳二寶的背影,高可氣的渾身顫抖。

    他算是看明白了,陳二寶就是他媽的在耍他。

    從小到大還沒有人敢這么耍高可。

    瞥了一眼花壇的邊上,有一坨狗屎。

    高可大喊了一句:

    “陳二寶,站住。”

    他準備先在陳二寶的下巴上面打一拳。

    一般人的下巴中了拳頭之后,人會短時間的失去戰斗力。

    到那時,高可準備讓陳二寶吃狗屎。

    高可的腦子里面已經出現了陳二寶吃狗屎的畫面。

    “恩?”

    陳二寶回頭看了他一眼。

    高可緊握著拳頭,怒喝一聲就要掄過來。

    只見,陳二寶眼睛一亮,閃高可身后,喊了一嗓子:

    “文倩!”

    “文倩?”

    高可一聽文倩,急忙收回拳頭,回頭去看。

    回頭的瞬間,一只大腳踹在了高可的屁股上面。

    高可驚呼一聲,一個狗吃屎,撲倒在花壇旁邊,剛好撲倒在那坨狗屎上面。

    一輩子!

    高可這一輩子中,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

    他居然,居然吃了狗屎!!

    “啊!呸呸呸。”

    高可驚呆了兩秒鐘后,趴在地上一陣嘔吐,吐得昏天暗地,眼淚直流。

    小區里面人來人往,許多人在一旁圍觀。

    高可嘔吐的時候,旁邊還有人拿出手機給他拍照,紛紛議論道。

    “這男的吃狗屎呢。”

    “狗吃肉,人吃屎,真是稀奇了。”

    “這小子上輩子一定是狗托生的,想吃口狗屎找回前世的記憶。”

    在眾人的羞辱當中,高可留下了辛酸的眼淚。

    他脫掉衣服,蒙在臉上,不讓人看清楚他的臉。

    他想跑,想逃,想趕緊回到車子上面。

    但是他跑到了小區門口之后,車子居然被陳二寶給開走了。

    “陳二寶!!”

    高可流下了辛酸的眼淚,同時握緊了拳頭,心里面對陳二寶已經形成了滔天的恨意。

    ……

    “小癟三。”

    陳二寶從倒車鏡里面白了高可一眼。

    原本陳二寶想成全高可和文倩,誰知道高可不識時務,處處挑釁陳二寶。

    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

    你敢欺負我,我日你老母,抄你全家!

    “哼。”

    陳二寶冷哼一聲,不再理會這個高可。

    一個小人物而已,見他一次打一次,慢慢的也就老實了。

    去了永清村三天時間,陳二寶有些想家了。

    警車送回警察局之后,陳二寶換上保時捷跑車,然后就回家了。

    “秋花?”

    雖然知道秋花這個時間應該是在店鋪里面,但是陳二寶還是忍不住喊了一嗓子。

    無人回應。

    把手機充電之后,陳二寶就去洗了澡。

    舒舒服服的泡了一個澡之后,從浴室出來就聽見一陣急促的鈴聲。

    臨時去的永清村,所以陳二寶并沒有帶充電器,到了永清村的第二天手機就關機了。

    而且,就算沒有關機,永清村也沒有信號。

    幾天沒有消息,秋花應該是急壞了。

    手機一開機,立刻電話就過來了。

    “喂,秋花啊。”

    陳二寶接通電話,那頭立刻傳來秋花的聲音:

    “二寶,你在哪兒?”

    “我在家呢,我這……”

    陳二寶剛要解釋,就聽著電話那頭啪嗒一聲掛了電話,傳來了一陣忙音。

    十分鐘后,秋花風風火火的回來了,一進門就撲進了陳二寶的懷里面。

    “二寶,你去哪兒了,你急死我了。”

    三天時間,秋花急的頭發都快白了,她還以為陳二寶除了什么事兒了,給她嚇壞了。

    “我沒事兒,我不是跟你說過我去找文警官了。”

    陳二寶抱著秋花,哄了好一會兒,秋花才慢慢平靜下來。

    幾天不見,兩個人都有點想念對方,坐在沙發上抱著對方。

    “以后你不用擔心,我沒回家就肯定是有事兒了。”

    陳二寶摸著秋花的頭發,溫柔的問:

    “我不在家這幾天,店里面還好嗎?”

    新開的店鋪,還不是很穩定,陳二寶對鋪子比較關心。

    陳二寶剛剛問了一句店鋪,就見到秋花臉色慘白,身子一哆嗦,恐懼的對陳二寶道:

    “二寶,出了,出了點事兒。”
fc赛车pk10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