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修真小說 > 仙道長青 > 第一百七十四章破陣珠
    自從潮音山發現靈石礦之后,張樂乾已經預料到有可能發生大戰。一旦爆發了宗門之間的沖突,此事就不是一家一戶的事情,而是關系到整個臺城郡家族的生死存亡。

    各大家族一旦力量分散,很容易就會敵人各個擊破,所以臺城郡的修仙家族幾乎沒有選擇,只能朝著實力最強大的吳家靠攏。

    如果此戰能夠獲勝,失去的東西都可以拿回來,今天洪山宗的修士殺他們一人,獲勝后他們就能十倍百倍的報仇。

    如果此次大戰失敗,張家只怕要舉家逃亡,不僅要放棄家族凡人,就連修士也會死傷慘重。

    作為一家的族長,在這種情況下放棄家族的族人,張樂乾心中也是痛苦萬分。但是為了大局,他依然下令讓家族的修士放棄了靈山,帶上家里的浮財隱藏在荒山野嶺,自己則帶著青禪直接飛向了燕來峰。

    張樂乾二人來到之后,劉家的兩個筑基期修士也幾乎下達了同樣的決定,遣散了家族的修士,親自來到燕來峰救援。

    吳家共有五個筑基期修士,除了族長吳像幀在潮音山之外,家中還有四個筑基修士鎮守,再加上張劉兩家四個筑基期修士來援,還有二百多低階修士配合,已經算是一股非常強大的力量。

    燕來峰是吳家經營多年的山門,尤其是吳泗蘅開辟紫府之后,有了他的幫助,吳家人在燕來峰之上已經培育出了三階上品的靈脈。

    在這座靈脈之上,吳家人還開辟了一百多畝靈田,只要守住了這里,就足夠吳家人自給自足。

    洪山宗的筑基修士剛一殺來,吳家馬上開啟了護山大陣。

    吳家的護山大陣名叫一元四象陣,是一座三階上品的陣法,這座陣法想要完全發揮出其威力,最少也要五個筑基期修士一起催動。

    張家、劉家的筑基修士幾乎是棄家而來,此時燕來峰上,已經有筑基期修士八人,再算上協助的二百多個練氣修士,已經足以發揮出護山大陣百分之百的威力。

    二十幾道劍光幾乎不分先后來到燕來峰,很快就殺上了吳家的山門。

    吳家山門之外的建筑已經全部放棄,凡人全部放歸山林讓他們自生自滅,修士集合起來守御山門。

    見燕來峰上做好了準備,洪山宗的筑基修士自然不會勞而無功,他們紛紛祭出法器,開始從四面八方圍攻山門。

    青禪與族長張樂乾鎮守東邊,他們二人一個筑基六層,一個筑基二層,在四個方向鎮守的修士中已經不算弱小,配合他們一起把守陣眼的練氣修士,還有三十余人。

    一元四象陣的原理與九鼎陣有些相同,修士從任何一個方向闖入,都會被四面八方的護陣修士圍攻。

    這一次殺向燕來峰的筑基修士,也有精通陣法之人,很快二十多個筑基修士就從四個方向一起入陣,不讓他們首尾呼應。

    從東邊入陣的筑基期修士共有六人,六個筑基期修士一進入陣法,紛紛祭出十幾件法器,打向了護陣的眾人。

    眼看十幾道劍光射來,這些練氣期修士并不慌張,紛紛手持陣旗輕輕搖動,只見身前化出一片薄薄的罡氣護罩。

    護罩雖然看上去僅有薄薄的一層,但是卻非常堅硬,就是飛劍刺上來,也被罡氣擋住,仿佛固定在空氣中。

    洪山宗的筑基期修士既然敢來攻打山門,手里也多少做足了準備,一看見形勢不利,相互對視一眼,紛紛咬牙,一股腦丟出四個拳頭大小的土色圓珠。

    土色圓珠散發著一絲淡淡的豪光,里面仿佛有一團靈光流動。

    “青禪,小心準備,是破陣珠,陣法的根基要晃動。”

    這種法器,正是破陣珠,三階的破陣珠,一旦使用,就能破壞附近的地脈,動搖陣法的基礎。

    如果外面破陣的修士力量更強,配合破陣珠就更容易攻入陣法中。

    張志玄當年首次經歷的西河坊之戰,正是依靠破陣珠的幫助,魏麻子三個筑基期修士才能攻破西河坊的駐守大陣,斬殺了駐守坊市的筑基期修士吳像源。

    今天,洪山宗的修士有故技重施,一股腦甩出了四粒破陣珠,從四個方向打入一元四象陣。

    一粒三階破陣珠的價值就在八百靈石左右,四粒破陣珠的價格已經超過三千靈石,這個代價已經超過了一張不錯的四階靈符。

    破陣珠打入地下,旋即爆發出一聲巨響,燕來峰之上,頃刻間傳來一陣強烈的晃動。

    趁著這個難得的機會,二十幾個洪山宗筑基期修士紛紛拼命的祭出法器,從四面八方猛攻四象陣。

    雖然護陣修士勉力維持,但是地脈暫時晃動,他們的力量加起來也比不上外面的敵人,一元四象陣頓時露出了空子,保護大陣的罡氣護罩也顯露出一絲絲裂痕。

    眼看事不可為,族長與青禪對視了一眼,馬上指揮下面的練氣期修士分散行動。

    三十幾個練氣期修士分成了三隊,紛紛丟棄了一元四象陣的陣旗,組成了三座二階上品的困龍陣。

    相比依靠山川地脈的一元四象陣,二階上品的困龍陣威力雖然不足,但是布置起來卻非常方便,只要十幾桿陣旗,就能布置陣法。

    這種陣法,雖然困不住筑基期修士,但是用來相互支援、保護自己,還是很有用處的。

    張樂乾與青禪指揮眾人關閉陣法,外面的六個筑基期修士馬上抓住機會,沖入陣法之中。

    為首的一人年紀不大,看上去只有三十多歲,修為只有筑基二層,一馬當先的祭出一柄飛劍,斬向了張樂乾。

    張樂乾稍一抬手,也放出一道劍光,擋住了此人。

    與此同時,青禪也馬上出手,抓住機會搖動了引魂幡,引魂幡上放出一道黑光。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打向了中年修士的面門。

    因為沖的太靠前,此人幾乎來不及反應,就被引魂幡上釋放的黑光擊中,當場陷入懵懂之中。

    在這種兇險的戰場中走神,結果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張樂乾馬上抓住機會,祭出自己的三階中品法器火雷瓶,丟出了三粒火雷打向了此人。
fc赛车pk10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