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穿越小說 > 回到宋朝當暴君 > 第620章 濃霧殺機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620章濃霧殺機

    美人輕輕嬌嗔,“有將軍在此,難道宋軍還能入城,擄了妾身去不成?”

    “嘿嘿!”

    立兀合卻是笑著,“本將軍當然不會讓他們擄了本將軍的小美人去。只是,那些宋軍還是會入城的。”

    “為何?”

    美人看似有些不滿,“讓那些討厭的家伙進城做什么?將軍不在城外就將他們全部殺掉么?妾身還想去城頭觀望呢!”

    立兀合仍是笑,“宋軍可沒有那么好對付。讓他們入城,才能全殲了他們。”

    美人玉腿忽然纏向立兀合的腰間,輕咬著唇,“那將軍心中肯定是有良策了,妾身先祝將軍旗開得勝?”

    她緩緩低下了頭去。

    立兀合哼出了聲,“只待高將軍元軍趕到,本將軍且讓你瞧瞧本將軍的威風,唔……”

    然后房間內再無話,只有昨夜的那種聲音再度響起。只是并不多時,便又重歸于平靜。

    又是一夜過去。

    翌日天色才剛亮,城頭上的鐘聲就將百姓們從睡夢中驚醒起來。

    城內許多元軍士卒很快從各處躥出來,跑到街上。

    宋軍攻城了。

    城外,宋軍如兩道洪流,自西、南兩側向著永福縣城緩緩靠近。

    軍伍中,宋字軍旗迎風飄揚。畬民戰士們或是穿著甲胄,或是穿著百姓的服飾,看起來和正規軍真是相去甚遠。

    這些甲胄,甚至有很多就是從元軍身上拔下來的。

    民間義軍要弄到武器和甲胄并不容易,哪怕許夫人在福建發展多年,也沒能將所有畬民戰士全部武裝起來。

    軍伍中的武器更是五花八門。

    但是,即便如此,眾畬民戰士神態卻是個個昂揚,士氣逼人。

    城頭上嘹亮的鐘聲絲毫沒有延緩他們近城的步伐。

    直到距離城墻不過數百米,大軍才緩緩停下來。

    將近五萬畬民戰士,雖然分為兩支在西、南城外,看上去仍是顯得漫山遍野。

    文天祥騎馬立于西側大軍陣前,下令士卒停止前進以后,舉起望遠鏡,看向永福城頭。

    城門已是緊緊關閉。

    城頭上,被霧水打濕的旗幟低垂著。沿線看過去,整個城頭上的元軍守卒竟然都不過百余人而已。

    整座永福,這樣看起來簡直和空城無異。

    旁邊,趙大問道:“軍機令,咱們要不要先轟他幾炮?”

    文天祥放下望遠鏡,眼中劃過思量之色,輕輕點頭,“元軍不知如何布置,先將城門轟開看看吧!”

    而后他對著旁邊傳令兵道:“傳令南路軍趙虎將軍,讓他以擲彈筒轟開南城門。而后再等待本帥將令。”

    “是!”

    傳令兵持著令旗馳馬而去。

    趙大對著后頭指點,“你們兩個,把城門給本將軍轟了。”

    話音落下,后頭飛龍軍中便有兩個士卒應答,翻身下馬,背著匣子向著軍前跑去。

    到距離城墻約莫五百米遠,兩個士卒才停下來,打開匣子,開始架擲彈筒。有士卒扛了箱炮彈送了上去。

    趙大咧嘴笑著,“這些元賊,還以為關上城門就沒事了。”

    他剛剛點的兩個士卒,都是飛龍軍中的神炮手。他顯然對這兩人充滿自信。

    自從廣西之戰嘗試過用炮彈轟開城門的感覺后,趙大、趙虎兩人對此儼然已是極為食髓知味了。

    比起大軍強攻城門,這簡直省事不要太多。

    沒幾分鐘,便忽有炮響。

    城頭上的元軍守卒大驚失色,有人慌忙跑下城頭去。

    塵埃落下。

    永福縣城的西、南兩處,原本緊閉的城門都已坍塌,露出里面光線昏暗的甬道。

    文天祥又抬起望遠鏡。

    但甬道里,卻是空空如也。

    武夷山。

    晨曦中的深山,還被濃濃的白霧籠罩著。說不得伸手不見五指,但能見度也就僅僅幾米。

    苗寨如同靜靜伏在大霧中的巨獸,悄無聲息。沒能刺破白霧的陽光,顯然無法將這個靜謐的村落喚醒。

    而在這個時候,白霧深處似乎突然涌動起來。依稀有十余個身影向著這個苗寨踉蹌奔跑。

    到得寨子前面,他們凄厲惶惶的喊聲便瞬間將這個寨子驚醒過來。

    嗚嗚啦啦的苗語從這些人的嘴里躥出來,顯得無比急促、驚慌。

    他們徑直跑帶寨子里,噔噔噔跑到山坡最下頭那吊腳樓的上頭,用力拍打著房門。

    有壯漢披著衣服從房間里跑出來,嗚哇問幾句,而后便也是臉色大變,帶著十余人直接向著山坡上頭族老的吊腳樓跑來。

    喊叫聲在整個村子里席卷而過。

    濃霧中,越來越多的苗民將房門打開。聽得喊話聲,又匆匆躥回到屋子里。

    再出來時,他們的手中都已是拿著各式各樣的武器。

    尖銳的口哨聲很快在村內各處響起。

    最先開門的那苗民帶著十余人跑到族老的吊腳樓下,急促呼喊著族老。

    趙洞庭、洪無天、鐵離斷、元離子四人就在族老的吊腳樓內居住,擠在兩個房間里。從喊聲中聽出來不對勁,都是赫然翻身起來。

    匆匆穿好衣服,跑出門外。族老已是在門口站著,臉色蒼白。

    下面,十余個漢子都是苗民。有人渾身血淋淋,還有個臉上掛著淚。同樣的是,他們的臉上都布滿驚恐。

    趙洞庭心中猛動,問族老道:“族老,熊野來了?”

    族老老邁的身體些微搖晃,聲音發顫,“熊野又屠了我們一個村子。”

    然后他突然想到什么,又連對下面帶路的本寨那苗民漢子喊道:“快些通知族民們將孩童都藏起來,青壯們到村口集合。”

    當然,他說的是苗語,趙洞庭聽不懂。

    聽得熊野又屠滅一個苗族村寨,他心里震怒的同時,也是有些激動。

    終于又聽到這家伙的動靜了!

    等到下頭那個苗民匆匆又跑下去,他對族老說道:“族老,熊野在哪?能否讓這些村民們帶我們前去?”

    他當然看得出來這十多個渾身狼狽的苗民都是趁著大霧跑出來的。

    族老嘆息道:“道長,不用去找他了。熊野只怕很快就會殺到我們村寨中來。”
fc赛车pk10开奖